求助 | 註冊 | 登入
旅行的意義 ‧翔瑜
by liuhp, 2009-11-04 20:17:15, 人氣(1009)

旅行的意義  翔瑜

 

寒風侵襲上雙頰,同樣的十一月天帶來懷念的氣味,同樣乾燥的空氣,同樣帶著魚肚白的清晨,這是小時後的我常見到的光景,清晨,對於一般人而言是嶄新一天的開始,對那時的我而言,清晨才是一天的結束,煦煦升起的白日,彷若白月。

 

「不能說是不幸福,但也稱不上完整」這是我對於孩提時代自己下的注腳。

我跟妹妹是在風波下出生的孩子,十一月的初冬,沒有丈夫的陪伴,女人抱著隱隱作痛的大肚,獨自乘坐計程車前往醫院,隨著哇哇大叫的啼哭聲出生了的,是個像隻小老鼠般瘦弱的早產兒,是個女孩,是我,而這位堅強的女性,則是我的母親。一年後,那是在六月某個颱風天,同樣的場景,沒有丈夫的陪伴,女人再度堅強的前往醫院,姍姍來遲的婆家與丈夫,從他們失望的眼神裡看到的是個像姐姐般瘦弱的小女孩,那就是我的妹妹,我與妹妹是在不受爸爸家人們期待下出生的,但強褓中的我們絲毫未知。

 

打我有記憶以來,身邊陪伴我與妹妹的不是父母,更多的是我兩位未婚的阿姨,媽媽住在彰化的姊姊們。那時候從來都不為這樣沒有父母陪伴的家庭組合感到奇怪,因為爸媽們並不是從來沒有出現過,只是很少,很少,一年見到他們的時間大概不超過十次,只有每年的寒暑假或過年才會跟他們見面,但是從爸媽那裏所沒得到的愛與照顧,我的兩位阿姨都給我了,或許是她們都未婚的緣故,她們把我們當作自己的親生子女般看待,且無私的把她們的時間放在我跟妹妹的身上。但是越長越大卻慢慢開始對這樣的情形感到納悶,升上小學後,每當親師座談時,代替父母出現的,卻都是我的阿姨,起初的我總是此沾沾自喜,因為跟別人的媽媽比起來,我的阿姨又漂亮又年輕,我有一個漂亮又溫柔的阿姨接送我上下學,帶著我做功課,每天中午幫我送美味的午餐,然而經過一段時間,班上同學們對於我的漂亮阿姨,剛開始是羨慕,但時間一久他們也開始感到奇怪了,孩子們是單純的,他們從來不會知道自己無心的嘴巴會帶給人如何的傷害,同學一句無心之言「你是不是沒有爸媽啊?」在我心底扎了一跟小小的刺,雖然很小,但是很深很深,我開始納悶,爸爸媽媽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住?為什麼總是看不到他們呢?不否認我是個敏感的孩子,但同樣也是個多慮的孩子,這個問題一直埋在我心底一個很長的時間,後來終於開口向阿姨詢問,阿姨們對於我的疑問只簡單的說,爸媽遠在台南工作,賣的是晚上的宵夜,生活品質不穩定,沒有辦法也沒有時間照顧我們,因此才把我們託付給阿姨照顧,等到它們換了新工作,生活正常後就會把我們接回去一起住,這個回答暫時解除了我的疑惑,但是當時的我卻在心裡暗暗地埋怨起父母起來,小時後的我對於職業的認知有限,總覺得賣宵夜是很卑微的工作,所以對於賣宵夜又把我跟妹妹放在一邊的父母,不知不覺的感到生氣,反而希望他們不要來阿姨家把我帶回去,而跟妹妹把跟父母見面是成一種把我們跟阿姨分開的「災難」,甚至在寒暑假來臨父母來接我們時躲到衣櫃,試圖不讓父母發現我們!長大之後回想這些事,想起那時父母的眼神,我想更多的是心痛吧?自己的子女把自己當作敵人,這是何等的不堪?

 

這樣的情形一直到了小學三年級產生了變化,某一個暑假,父母照樣來阿姨家要接我跟妹妹一起回台南過暑假,我跟妹妹抵死不從,妹妹大哭大鬧,我在一旁也跟著哭了起來,最後的結果是媽媽安撫不住情緒爆發的妹妹,因此取而代之帶了比較好安撫的我走了,那年夏天,我跟妹妹經歷了不同的時光,同時也造就了我們到現在截然不同的性格與認知。

 

有別於彰化,台南的高溫烈日是我對這個暑假最深刻的記憶。

爸爸是眷村出身的外省第二代,那時候家裡還沒像現在改建成新住宅區,是住在龍蛇混雜的眷村中,眷村裡的老年人多於年輕人,而眷村裡的年輕人,絕大數都看似不務正業,終日鬼混的青少年甚至是青年中年;而居住品質也很差勁,有時候到了三更半夜仍然吵鬧聲不絕於耳,現在回頭來想那樣的環境,也莫怪乎父母不想讓我們在那裡與他們生活了。

 

此外,父母的關係並不好,爸爸除了媽媽外也有過外遇,這也是我在那年暑假中所得知的,明明是夫妻,卻不住在一起,媽媽住在租貸賣宵夜店面後的房間,而爸爸則是在眷村跟他的父母妹妹們一起居住,而我在這個暑假裡則是居無定所,今天在誰那裡睏了想睡了,就在那裡過夜,而平常由於父母的工作時間都是從下午四點開始工作到隔天早上五點,所以我的生活也跟著日夜顛倒起來,睡醒的時候看到的不再是白色的朝陽,而是帶著紅橙色的晚霞;別的小朋友都在白天上才藝班或是出去玩,而我是跟著父母到店面幫忙,端盤子送小菜,面對的是一大群酒客,陪伴我的是電視跟漫畫書,或許是個性使然,也或許小孩子是善變的動物,我的適應也算快速,儘管想念著阿姨家的生活,但是爸媽為了補償我而對我的好,利用他們不多的休息時間,帶著我逛夜市、逛百貨公司、書局,都讓我感到開心,因為我終於體驗到跟父母在一起的感覺了,能跟父母在一起,儘管小小的我必須站在板凳上,在水槽幫忙洗碗也感到喜悅。

 

那個暑假裡,我看到了很多不同以往所見的事物,我了解到跟以往我的認知不同的職業場所,不同的工作內容,同樣也認識了不同的人們。

爸媽工作的地方可以算是一條商業街,除了賣宵夜外也有賣飲料的,理髮的,出租漫畫店…等等各種不同的店家,這些店家或多或少都有相識,而其中也有些跟爸媽關係很好的店家,他們的小孩大多數都大了我好幾歲,他們都是我的哥哥姊姊們,常常過來陪無聊的我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認識了一對家裡在賣擔仔麵的姐妹,她們各大我兩歲跟三歲,印象中的姐姐是個很清麗的女孩,皮膚白皙,留著一頭長髮,聲音溫軟如玉,而妹妹雖沒有姊姊般出色,但他是個很親切的人,她們兩個是我在這個地方為二年紀相仿的朋友,我們也常常出遊,那時候我很高興交了這兩個漂亮親切的朋友,也很想將她們介紹给妹妹知道。

 

然而有一天,當我想去她們家店裡找她們時,才發現店裡鐵門深鎖,外面貼著「店主有事休息」的字樣,起初我不以為意,想著大概隔天她們就會出現了吧,沒想到一天、兩天、三天,到了一個禮拜,店門仍然沒有打開的跡象,而門上貼著的公告紙也因為淋到雨變得破爛、字跡模糊。

 

她們到哪裡去了呢?再三向爸媽詢問之下的結果得知,原來姊姊本來就患有先天上的疾病,而她們不在的這一段時間則是因為姊姊病發,到了醫院做化療,依稀記得我跟姊姊見的最後一面,我帶著特別跟媽媽到百貨公司挑的芭比娃娃當作禮物,來到醫院看病,慘白的醫院,刺鼻的藥水味包圍著的,是身著病服同白紙般,瘦弱不堪的姐姐,而最讓我觸目的是──她那一頭美麗的黑髮全部消失了。

 

她瘦弱的手接下我送的禮物,從她勉強扯了抹笑的剎那,小小的我體會到了生命的脆弱與易逝。沒過多久,她家經營的那家麵店貼上了「頂讓」的紅紙,而姊姊從此再也沒有回來過了。

 

短短的暑假,在我尚未體驗完生死帶給我的衝擊時,另一場風暴又悄悄地來臨了。

 

暑假的尾巴,爸媽下了一個決定,他們決定離開台南到斗六工作,重新開店,不賣宵夜改成白天營業的餐飲店,他們想跟我們一起過正常的家庭生活。但首先必須克服的就是金錢的問題以及還在彰化,至今仍未完全接受爸媽的妹妹。

 

隔年,爸媽借了一筆錢,也在斗六那裡聯絡好了舅舅,把一切都打理好後,接著就準備到彰化接走我跟妹妹。一開始他們並沒有告訴我們這一次跟阿姨的離別不是以往的一個寒暑假,而是一整年,甚至是十年以上,當我跟妹妹還沒意識到而把這次的假期當作是度假時,媽媽已經悄悄地把我們的戶口遷戶,連轉學手續也一併辦好了。

 

當我們發現上的日曆慢慢從七走到九還沒回彰化時,媽媽帶著新制服告訴我們,我跟妹妹已經將要在這裡過新生活。

強烈的反彈是一定的,然而妹妹的大哭大鬧反而讓在斗六生意未能上軌道的爸爸更感到生氣,父女間第一次的大摩擦就是從這裡開始,我看到妹妹哭著要回彰化,爸爸大罵後甩著門發出巨大聲響,吵吵鬧鬧的新學期,新生活,我沒有任何喜悅,多的只是無奈。

從此之後,我沒聽過妹妹叫過「爸爸」兩個字。明明是同一個房子裡相處的至親,卻彷若陌路,更甚之,妹妹將爸爸視為仇敵,兩個人一見面不是相見如「冰」,就是妹妹有意的閃躲。

 

易怒頑固的爸爸,隱忍辛苦的媽媽,冷漠不懂事的妹妹,我的家庭成員組成讓我變得不喜歡把情緒顯露,我害怕會造成家裡的負擔,害怕眼淚因為這樣的脆弱會造成媽媽的擔心,不需要她過度的操勞,取而代之的是我學會了笑,學會了讓別人笑,因為我是姐姐,我是長女,無形的責任感驅使我不得不改變,這樣的情形一直維持到升國中那年,一直興隆不起的家中生意以及向銀行積欠的債款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某天的餐桌上,爸爸再度向媽媽提起回台南重新出發,回到過去的宵夜生意才會賺錢的提議,但雙方一言不合吵了起來,而妹妹由於對爸爸的埋怨,看到爸爸如此厲聲辱罵媽媽的同時,她心中那座火山爆發了,她大力甩開椅子轉身就走,見到此境的爸爸也火了起來,拿起還裝著飯的瓷碗向妹妹砸過去!媽媽轉身護著妹妹,妹妹接著大哭起來,甩開媽媽的手拿起掃把準備要跟爸爸打來,一旁的我好想流淚,但是眼淚卻完全出不來,只能緊握雙手叫自己冷靜,拉著妹妹進房間,希望能度過這場紛爭。

 

最後如此吵鬧不休的每日終於劃下了休止符,父母決定離婚,我很鎮定,並沒有任何特別的情緒,只知道那對現在的每個人都是好事,我們並沒有遇到要跟著爸爸或媽媽的選擇題,爸爸很自動地把我們人生交給我們自己選擇,我們要的是平靜的生活,爸爸離開的最後一天晚上,一如往常的坐在客廳,桌上放著的是他愛喝的台啤,靜靜的,我看著他的背影,眼淚卻在這個時候不知不覺地落下,我彷彿看到爸爸眼角濕潤的淚光。

 

長久以來的紛爭混亂,在國中那年得到了暫時的安好,而接下來一連串的債務,母親的病痛那都是後來的事了,人們所謂狂奔的叛逆期我連想都沒想過的時候,我就必須跨越青春期強迫自己快速長大,跟母親一起咬著牙撐過難關。妹妹雖然仍任性不懂事,但所幸我們都尚知努力進取於學業,我們沒讓母親失望,兩個人都順利的考上地方知名高中,用獎學金分擔家務,並且考上國立大學,妹妹更是考上了名校政大,這是我們所能給,而且唯一能給媽媽的禮物。

 

二十年的人生,經歷的這些大大小小的事在許多年長者眼裡看來有如皮毛,然而對我而言卻是一段長途旅程,旅程中遇到的風暴有大有小,然而我學會了跨越,生命不也是如此?生命是也是一段未知的長途旅行,你永遠都無法預測自己的下一秒將會發生什麼重大的改變,生命旅程許許多多的歷程,不論好壞,儘管埋怨,儘管悲傷,儘管手足無措,但都是必然經歷的里程碑,這些里程碑告訴了我什麼是珍惜,告訴我什麼叫做幸福,我珍惜現在,因為我得到了平靜,這樣樸實無華的日子卻是我大大的幸福,如何珍惜有限的生命,如何珍惜每一個得來不易的每一天平穩,如何充實自己不浪費生命,如何讓這樣的幸福傳達給身邊的人並且把握每一段相處的時光,我想這就是生命最重要的意義。

 

我的生命之旅才行走到一半尚未結束,期待能承載著這樣平靜的幸福,繼續探索更多未知的生命價值與意義。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