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先秦諸子第三講
by liuhp, 2011-02-07 23:00:47, 人氣(1110)

先秦諸子第三講

一、道家學術起因:《莊子‧天下》、《呂覽‧不二篇》、《史記‧老子列傳》、《漢書‧藝文志》、《淮南子要略》、《淮南子‧汜論訓》、阮籍《通老論》、《說苑》、韓愈《送王塤序》、蘇轍《老子解》蘇徹以自然無為為道家根本的修養方法,是超凡入聖的途逕,他說:「聖人中無抱樸之念,外無抱樸之跡,故樸全而用大。」這種屏除任何欲念的修養方法,亦符合禪宗「萬法過前而心不起」的主張。聖人修養達到道的境界,聖人與道同體,故聖人無為而無不為,體道而為天下同,所謂「大小多少,一以道遇之」(六十二章注),這是道家齊物的觀念。不過蘇徹與道家自然無為仍有所不同,他是以自然無為救治世俗之弊,因而賦予自然無為以積極意義,他說:「老子 衰周文勝俗弊,將以無為救之。」他試圖從道家思想尋求救國方法,因此,他的思想與道家純粹消極無為不同。(六十八章注)成玄英《莊子‧序》、王先謙《莊子集釋‧序》等等。

二、老子、莊子、楊朱之中心思想。《老子》五千言,可用兩句話概括:治國尚無為;求勝以卑弱自持而已。其思想似永不乾涸的水井或活泉,只要我們把桶放下去,就一定滿載而歸,(陳鼓應《老孑哲學系統的形成》),陳氏巧妙的借用了尼釆的話,其內容遍及哲、美、心理、政治、倫理、軍事學。老子的宇宙論和政治學最終落實到一個主軸,人生哲學。(徐復觀《中國人性論史》)對照孔孟,老莊是一派老莊哲學,儒、墨關注社會多一些,老子偏重人生智慧,莊子偏重人生態度。古代哲學視一切社會現象,皆有自然之律運作,絲毫不得差忒,自然科學看待自然現象也一樣,視自然之力,至大而不可抗也,宜隨順不可違逆,假使吾欲違逆,使如我意,便是「有為」,一切順應天然之律,不參以私意,即爲「無爲」。有為有什麼不好?老莊欲去之,那是因為有為即便「幸成」,其反動之力,亦必愈大。古代哲學之宇宙論,以為萬物同出一原,現象雖殊,原理自一。老子把形形色色之現象比喻作「器」;而未成物前之原質比喻作「樸」。原質分而爲萬物叫「樸散而爲器」,老子一書,反覆推闡的,不外是樸散為器之後,仍當守最初之原理。見素,即欲見此;抱樸,欲抱此;守中,以此爲中;抱一,以此為一。韓非《喻老》許多故事講述這觀點,364孫叔敖助楚莊王完成霸業卻很低調,臨終前,囑咐兒子說:「我生前多次謝絕大王封賞。死後,大王一定給你加封,你辭不掉的,就挑最差的。」他的兒子果真照辦了,結果別的功臣封地,照楚國政策,兩代以後都收回了,只有孫叔敖兒子的封地延續了好幾代,就因為那塊地太差了,鬼都不要。韓非說,這就是老子所謂「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脫」(《老子第五十四章)啊!就是說好的建設是拔不動的;好的抱持,是跑不掉的」,怎麼做到呢?挑個樸的、素的,沒人稀罕的,所以說,「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矣;皆知善之爲善,斯不善矣。」(老子‧第二章),抱一,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較,高下相傾。」舉天下對待之境,一掃而空。這也是他「絕聖棄智」、「聖人不死,大盜不死」之說的由來。老子七十三章說:「勇於敢則殺,勇於不敢則活。」敢衝敢死沒什麼,敢不,才是大勇,去死容易,活著不死才不容易,常常有這樣的話:你敢不從?你敢不照辦?回答往往是:不敢。可見敢說不,才是大勇。以老子的語言表述,就是「大勇若怯」,這也是莊子「齊物」說的道理。三、先秦諸子及其後對道家之批評,對老子:《荀子‧天論》、韓愈<原道>、曾文正《國藩日記‧品藻》、魏源《問老子》從魏源《老子本義》看老學的救世價值)、蘇軾《韓非論》袁昶《老子本義‧跋》、王闓運《老子注‧序》、方苞<書老子傳後>、柳詒徵《中國文化史》、揚子《法言問道》

對莊子:《荀子解蔽》、王坦之《廢莊論》、宋濂《諸子辯》、揚子《法言君子》王先謙《莊子集解序》、成玄英《莊子序》。

對楊朱:《孟子‧滕文公》、《孟子‧盡心》、《韓非子‧顯學篇》、《管子‧立政篇》、洪邁《容齋隨筆》、俞樾《墨子‧序》。

對道家:《荀子非十二子》、《列子天瑞》、太史公《論六家要旨》、《漢志諸子略序》、《史記,老莊申韓列傳》、《四庫提要》

四、總結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