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先秦諸子第五講
by liuhp, 2011-02-11 06:54:47, 人氣(1242)

名家內涵與界定:

先秦各家,家家有名學,家家有其名理,孔子荀子的正名,莊子的齊物,墨家著名的墨辯都是。名家,專尚辯論,論堅白同異,曷以獨獨惠施、尹文子、鄧析這些人攬名家旗號?墨家所主張的天志、明鬼、兼愛等明明是形上哲理,而且他的經與經說是名家惠施、公孫龍的淵源,與西洋的論理印度的因明同屬哲學中的知識論,司馬談單獨把名家列出來?這一點有些奇怪。亞里士多德知的「概念邏輯」是以概念外延的包含關係進行演繹,它是一個公理體系。而中國古代邏輯以墨辯為代表,它是一個概念類推的演繹邏輯,那麼司馬談何以只要將名家獨立出來呢?我們看看「論六家要旨」云:《易大傳》曰:「天下一致而百慮,同歸而殊途。夫陰陽、儒、墨、名、法、道德,此務爲治者也,直所從言之異路,有省不省耳。」各家言之異路,但都是爲政治服務(務為治)的,不管他們自覺不自覺(有省不省),這點很有見地。接著說:「名家使人儉而善失真,然其正名實,不可不察也」。「名家苛察繳繞,使人不得反其意,專決於名,而失人情,故曰:使人儉而善失真。若夫控名責實,參伍不失,此不可不察也。」這段評論勾勒出名家學說的研究對象(君主)、研究特點(正名實)及學說特徵。邏輯是以思維形式及其規律為研究對象,所以它決不至於使人不得反其意而失真又失人情。按照司馬談的說明,先秦名家的學說與邏輯意義的名學並不符合。東漢班固的《漢書藝文志》順名家概念提到先秦確切人物至今有籍可考的,就鄧析、惠施、公孫龍三家了(這符合歷史記載:《荀子非十二子不苟》舉惠施、鄧析;《呂覽離謂淫辭》舉鄧析、公孫龍;《莊子天下》舉惠施、公孫龍。)考察三家學說,都不是講名理邏輯學。那麼名家究竟是怎樣一種學問呢?公孫龍在《名實論》中有談到名和實何者是第一因的觀點外,名家重點是談正名實的方法,如惠施的「合」、公孫龍的「離」,所採哲學方法論,是以一定世界觀為依據,是一定世界觀原則在認識過程中的表現。由於「苛察繳繞,」(吹毛求疵、纏束過微,)才使這種名的認識不盡情理,把人搞糊塗了,脫離事實「儉而善失真,」概念越抽象,就離具體越遠了。

我們以為,這些名家可看作中國古代的智者學派,類似古希臘「物無存在」那些論證(Gorgias,約前5~4世紀),智者學派是在希波戰爭打勝仗之後,普遍行雅典奴隸民主制,人們可以經常出席陪審法庭,自由進行辯護的氣氛中孕育成長的。促進了相對主義興起,普羅泰戈拉Protogoras,約公元前五世紀)「人是萬物的尺度」的命題,就是出於把個人感覺作為真理標準的,這與公孫龍「離也者,天下故獨而正」所說明的感覺主義,實則又是相對主義,有驚人的相似。先秦名家,以有智慧、有洞察力或具有科學知識而「治怪說、玩琦辭」著稱,在方法論上,鄧析談「法」,惠施談「自然」,公孫龍談「名」,論調不一,也無前後相續的學術源流,這恰好是希臘智者學派的一個特點。他們處在一個社會急遽轉變的時代,站在新興力量一邊,「不法先王,不是禮義」,兼有藐視權威,否定傳統習俗,排斥天命的精神,對現代務實求是,求新求變的時代,獨具啟蒙及積極的一面。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