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先秦諸子第六講
by liuhp, 2011-02-12 09:31:38, 人氣(940)
    韓愈寫《原道》時,批楊墨以比佛老,但後來他在<讀墨子>一文說:「不相用,不足爲孔墨;」可見人的觀念一時間會改變,多一點閱歷,多讀一點書,有用。至少我們知道,單用儒家這一套,是有限制有所不足的,孟子痛批墨子無父之後,其忠實信徒韓愈至終能還墨子一點公道。墨子提出社會理想:平等、互利、博愛,即社會正義而以非攻兼愛最顯著的大同主義,是墨學的特色。他們獻上畢生精力的主張,太辛苦了,有人勸他說,現在普天之下都不行義了,只有你一個人奉行,搞成苦不堪言,不如算了吧!,墨子卻說,比方一家十口,一個人種田,九個人閒著,那唯一種田的,能不打拚嗎(《墨子•貴義》)?這麼樣一個崇高的理念。墨家一番救世苦心,可以從他自己說過:「國家昏亂,則語之尚賢尚同;國家貧,則語之節用節葬;國家喜音沈湎,則語之非樂非命;國家淫僻無禮,則語之尊天事鬼;國家務奪侵凌,則語之兼愛非攻。」他在各種主義上,都搭上「國家」二字做前提,這套行得通不通?從歷史看來是經不起考驗的,除非宗教獻身要不就是愚民、邪教蠱惑或者黑道威脅。
《莊子•天下》說,墨者,穿粗布衣(裘褐為衣),著草鞋木屐(以跂蹺為服),日夜不休,弄得小腿、小腿肚上沒有粗毛細毛(腓無胈,脛無毛)《墨子•備梯》也記,大弟子禽滑釐,追隨老師三年,手腳都起繭(手足胼胝),面目黧黑,爲夫子做牛做馬(役身給使),什麼問題都不敢問(不敢問欲)。搞成墨子自己都看不過去(子墨子甚哀之)設宴備酒請他吃飯,弟子這才說自己想學守城之道。像這樣的先生,誰敢跟他,找他指導?難怪《莊子,天下》會說,墨子這主張是「反天下之心」。《呂氏春秋•去私》說,墨家後任鉅子(最高領袖)之一腹【黃享】(音吞)的兒子殺了人,依法當死,秦惠王得知,對腹【黃享】説,先生年紀大了,又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寡人已交代法官不要殺他,腹腹【黃享】卻說,墨者之法,殺人者死,傷人者刑,大王可以不殺,我卻不能,結果仍依組織原則處死了自己的兒子。雖是行義,卻太可怕了!以苦爲樂、赴湯蹈火但很祟高,但「舉天下之人,皆恐懼、振動、惕栗,不敢為淫暴」太恐怖了。如果你仍活在這種環境那就更不可思議了。
    通行的《墨子》有五十三篇〈尚賢〉至〈非儒〉二十四篇,大抵墨者演墨子所作,也有後人添入的材料。〈經〉上下、〈經說〉上下、〈大取〉、〈小取〉六篇,乃別墨,這是墨家的知識論,也可說是墨家的論理學,與西洋論理學印度因明學,有相等的價值。經上第一條就提出一個「故」字,故是什麼?等於「前提」,因明學的「因」,故有小故大故之分,等於「全稱」、「特稱」,因明的「有法」、「法」,第二條「體分於兼」是說明「部分的」與「全體」的關係,等於幾何學的線和點。其中也說到「知識的搆成」、「論辯的方法」,以及其他關於形學力學生物學光學心理學等等,就是後來的名家。〈耕柱〉到〈公輸〉五篇,是墨家後人將墨子一生言行輯聚,如儒家之《論語》。自〈城門〉以下十一篇,是墨家守城備敵的方法。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