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先秦諸子第七講
by liuhp, 2011-02-12 15:31:42, 人氣(1018)

《墨子》一書出現最多的,就是「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這句話。這也是我們最值得肯定和崇敬他的一面,設君主、政長爲的是要「一同天下之義」(《墨子尚同中》),為的是謀求大多數天下人的幸福。難怪有人說墨子是在世界史上第一個「拿理智的明燈向世人世作徹底的探照」(張蔭麟《中國史綱》)。

現在我們看看法家, 韓非說談法者宗商鞅,言術者袓申不害(看《韓非定法》篇),商鞅生於西元前390年死於388年,比孟子、莊子稍長。《史記》有<商君列傳>。作為衛之貴族,君王的孫子(庶出),卻在秦(孝公)受到重用,使秦國霸業瞬間崛起,賈誼寫的<過秦論>第一個就提到他。商鞅執法,公正嚴明,連太子的罪都敢治,治安好到道不拾遺,山無盜賊,家給人足。使民勇於公戰,怯於私鬥。殺一敵人則晉爵一級。凡不務農事或不賣力的人,妻、子皆收為官奴。法令嚴峻到「步過六尺者罰,棄灰於道者被刑」(劉向《新序》)。最後搞到最後「舍人(住旅舍的人)無驗者(無身分證、路條、護照的人)坐之(適用連坐法)。」結果,他自己也面對法仰天長嘆:「為法之弊,一至於此」,這就是有名的成語「作法自斃」的由來。韓非的下場也好不到哪裡《韓非‧內儲說下》說,楚懷王有個寵妾叫鄭袖,後來又得到一個魏國送來的更漂亮的,鄭袖就對那新人美女說,我們大王最喜歡看美女遮住嘴笑的樣子,那美女信以為真,想得寵想瘋了,每次見到懷王,都以袖掩口。懷王覺得很怪怪的,問鄭袖怎麼回事,鄭袖說她嫌大王口臭,結果懷王氣死了,下令砍了那美人的鼻子。這個美女成了沒鼻子的人,商鞅被五馬分屍,韓非可是飲恨服毒自殺,而害死韓非的就是同時向荀子學習的同學李斯。韓非萬萬沒想到李斯那個害死自己的人就是那個利用楚懷王借刀殺人的鄭袖。申不害的書已不傳,商君書又偏激太甚,遠不及《管子》、《韓非子》二書。

道、法二家關係最切,原本道德之論以管子最精;發揮法術之義,韓非尤切,二書實為名家、法家之大宗。前已述及管仲之學,同學們取王先謙合諸家校釋而成的《韓非集解》最方便觀覽。刑名法術世每連稱,不求分別,然「刑」本作「形」,指事物之實狀,「名」,是就事物之實狀加以稱謂。談理,名實相符則對,名實不相符則非;言治,名實相應則治,不相應則亂。考察名實是否相應,以求知識之精確,是名家之學;操持此術用在政治,以綜覈名實,這是法家之學。難怪世人會把刑名法術連稱。法可以該術,但法以治民,術是治治民之人,治不好治民之人,那問題就大了。君不見收受賄賂的法官,黑白兩道勾串的古往今來悲慘人間事,埃!沒錢沒勢的下民百姓真是苦啊,如果沒有報應,世間就果真沒天良了啊!       
法家之學世人多以苛薄罵之,其實,東周之世,競爭激烈求存求治非得求嚴法,威權不能樹立,民俗日益澆漓。故往往法令多如牛毛,姦詐益甚,國家愈多所興作,官吏亦愈可藉以虐民。道家欲返國小民寡,風氣醇美之時,固已不可能也。既有政治,即不能無治人者與治於人者之分;然同為人也,何以治人的要求他們自治自善,而不需要法去治他們,用選票去制裁他們,光要求他們自律或良心發現,可真比登天還難啊。人間世的紛擾主要在於治於人者之蠢愚,這不說;出於治人者之狡詐昏愚,嗜利無恥者,殆有更甚焉!讀法家之言,思術家之論,猶不可不深沈長思也。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