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民間宗教第二講
by liuhp, 2011-02-15 15:08:23, 人氣(965)

彌勒,梵文Maitreyaz,巴利文Metteya,也翻譯作梅呾利耶、末怛唎耶、米底屢、彌帝禮。因其含義為「慈愛」,是從mitra(朋友)一名衍生而來。原為佛教中的一神衹,或稱佛,Buddha,或稱菩薩,Bodhisattva;主要號稱最終拯救人類的「未來佛」,圍繞著對他的崇拜,便稱彌勒信仰或彌勒教。   

    據佛經記載,其出生于古印度波羅奈國的一個婆羅門家庭中。後來隨釋迦牟尼佛出家,成為佛的弟子。佛陀曾經預言,彌勒離世間後,將上升兜率天宮,與諸天演說佛法。直到釋迦牟尼滅度之後五十六億七千萬年時,才從兜率天宮下生,來到人間,托生之後,出家、成道、說法諸事,皆如釋迦牟尼。最終,彌勒將在華林園龍華樹下三次說法,普度眾生。這就是龍華三會的典故。在正統佛教中,彌勒形象最大的特徵之一是「光明」(如《彌勒下生經》所描繪)。建於東晉及唐代的佛像,均頭戴寶冠、身披瓔珞是一種「金身彌勒」。

    彌勒是小乘佛教所認可的唯一天上的菩薩,該部派形成之初,就對其形象作了具體的描繪。彌勒菩薩,又稱為慈氏、無能勝等。他出身於印度婆羅門,後得釋迦牟尼佛的教化,授記為菩薩。他是一生補處的菩薩。所謂補處,是此菩薩可彌補佛陀位置的意思。彌勒菩薩在民間的形像是坦露大腹的和尚,笑容可掬;但在胎藏界的形像是,左手當胸,手掌張開,右手執蓮花,所戴寶冠中有寶塔,塔中現舍利;在金剛界〈 佛教把世界分為欲界和六欲天 欲界:人類社會,地獄,餓鬼;六欲天:超於人鬼以上的天界,天神所居。六欲分為六重,第一重便為四天王天”——四大天王,各護天下。佛教的四大天王漢化便形成中國羅漢堂中的四大金剛成為風調雨順的化身的形像是,右手大拇指、食指、小指均豎立,中指與無名指彎曲置胸前,左手放在膝上。早在乾陀羅地區(庫納爾河與印度河之間的喀布爾河流域,包括旁遮普以北的白沙瓦和拉瓦爾品第地區),甚至早於佛陀像的出現。希臘藝術品中的彌勒像--犍陀羅,成於西元2世紀。同時見於印度馬圖拉(Mathura)的彌勒像猶如中亞或北印度的貴族,左手往往拿著一把水壺,與中國境內形象大相徑庭。而西藏佛教中的彌勒佛像則建於1910年代。
 
學術界認為「彌勒」是由上古時代雅利安民族的太陽神之一密特拉演化而來。古伊朗語Mithra(密特拉)的梵文形式Maitri衍生而成;不只如此,Maitreya甚至還譯為Mithra之子。最重要的是二者都是指未來的救世主。

    因著早期的佛教文獻中,未見這種角色(救世主)之彌勒,所以有了源於密特拉的說法,伊朗瑣羅亞斯德教(中國稱為祅教)中,密特拉由最高善神阿胡拉馬茲達(Ahura Mazda)所創造,且是他的使者。密特拉作為光明之神或太陽神,驅趕著由四匹白馬拖拉的馬車,在黎明時越過蒼穹。它是明界和暗界之間的仲裁者,是人類對抗邪惡的同盟軍,是靈魂前赴永生之地的領航者。於是,密特拉便成為該教教主所預言的未來的救世主,是在世界末日拯救人類的太陽神。密特拉這個角色,不僅流行於伊朗,還向更西的希臘、羅馬世界傳播開來。至於在東方的印度以及中國等地區,彌勒則是佛教教袓釋迦牟尼預言(即授記)的,在未來通過「龍華三會」拯救全人類的救世主。作為彌勒之前身的雅利安民族的太陽神密特拉的形象,我們可以找到古波斯的浮雕,頭戴弗里吉亞小帽,穿波斯式褲子,披一件斗篷;帽子上飾有星辰斑點(按文獻資料,他的戰車上也有),頭上放光環,頸部圍繞一條巨蛇。

    有關中國內地彌勒像之由來,最流行的説法是這樣的:唐代末五代時期,浙江四明山地區有一佛僧,出身不詳,自稱「契比」,身材矮小,大腹便便,其貌不揚,始終背著一個大布袋,內含日常用品一些雜物,行止怪異,常當著圍觀人群的面,把布袋的東西倒在地上,疾呼「來看哪!來看哪!」沒人知道到底暗藏什麼玄機。他席地而臥,睡在雪地裡,身上從不沾雪,天將雨,便穿著濕淋淋的草鞋,急急而行;天將睛,他則穿高跟木屐,在鬧市中橋上竪膝而睡。民眾因此據此來預測天氣。有時候,他會預言人們的禍福吉凶,無不應驗。他到處游走乞討,賞他魚肉美食才肯吃,並且總分出一部分,投入袋中。世人因而叫他「長汀子布袋師」。後梁貞明二年(西元916年),布袋和尚在浙江奉化的岳林寺東廊下坐化。臨終前作一偈:「彌勒真彌勒,分身百千億;時時識世人,時人總不識。」於是世人都認他為彌勒菩薩之化身,安葬他的庵堂稱為彌勒庵;嗣後塑像就依仿這般模樣了(見《雞肋編》卷中《四明志》卷十六《景德傳燈錄》卷二七)。頭頂光光,兩耳垂肩,袒腹露乳,雙足赤裸,左手執一串念珠,右手扶一只鼓鼓的大布袋,滿面笑容,咧嘴大樂。這狀貌已然是彌勒菩薩在中國的典型容貌。以布袋和尚形貌出現的彌勒菩薩,在五代時期就比較多見了。當時,佛僧貫休曾繪一圖像,居士宋坦坦便為此像題贊道:「即此布袋,非此布袋;不屬聖凡,不立行解;幾幾騰騰,處處在在;柱杖挑來賜與君,天上人間更無外。」而年僅七歲的神童岳珂也有「行也布袋,坐也布袋;放下布袋,何等自在」之贊(見明代學者郎瑛著《七修類稿》卷三十七,凡五十一卷,另有《續稿》七卷)

 郎瑛《七修類稿》卷三十七,詩文類,布袋佛:五代僧貫休畫彌勒佛,而宋坦坦居士贊曰:「即此布袋,非此布袋;不屬聖凡,不立行解;幾幾騰騰,處處在在;柱杖挑來賜與君,天上人間更無外。」嶽珂七歲亦有贊曰:「行也布袋,坐也布袋;放下布袋,何等自在。」二贊較之,岳誠神童之言,而坦坦者就本宗之道而云也。至聞我太祖私游一寺,亦見有題,其詩曰:「大千世界活茫茫,收拾都將一袋藏;畢竟有收還有散,放寬些子也何妨。」因盡誅僧。噫!此固藉以喻當時之政之嚴,太露圭角,宜其受禍;苟以前之嶽贊之意而微諷之,又何不可?

    明代流行的一種坐具被這樣描繪的:「高九寸,方圓四尺六寸,三面靠背,後背少(稍)高。如傍置之佛堂、書齋閒處,可以坐禪習靜,共僧道談玄,甚便斜倚,又曰『彌勒榻』。」(宋濂《遵生八箋起居安樂箋》)這款舒舒坦坦斜倚的姿態,卻正是唐末以降中國內地遍見的彌勒坐姿之一,杭州靈隱寺飛來峰的石像就是這姿勢。

    說到將布袋和尚形象與彌勒相貌緊密地聯繫在一起,還不能不提到一點,那即是元末的民眾動亂,「至正九年,襄陽民張氏生男,甫及周歲,暴長尺許,容貌異常,皤腹臃腫,見人喜笑,如市所畫布袋和尚,見者異之。已而江、淮盜起,稱彌勅佛出世,以紅巾爲號,此其兆與?」(《谷山筆塵》卷十五)這種以形象及未來預示的傳播模式,足以說明彌勒形像之入人心之深。

    及至清代,中國內地佛寺中,幾乎遍見笑口常開的彌勒形象了。據載,乾隆皇帝巡游南方某處,當地一位頗善諂媚的梁姓官員負責接待,陪同皇帝游覽大佛寺。來到山門前,乾隆見對著自己張口大笑之彌勒佛,很是不悅,便問梁氏,他對着我如此大笑,算是什麼意思?梁氏答道,他乃天上之佛,看見皇上這位人間之佛,是佛遇見了佛,十分高興,故而大笑。乾隆剛點頭稱是,忽然又提出問題,不對啊!那麼彌勒看見你也大笑,難道也是佛見佛?梁氏一聽,嚇出一身冷汗,趕快脫掉官帽,連連叩頭說,不!不,彌勒看見我笑,只是嘲笑我這奴才成不了佛!乾隆聽了此話,才臉色轉緩(事見《清稗瑣綴》),金埴在他《不下帶編》卷六中言:「凡天下叢林,三門之內,必有佛大肚笑容,曰彌勒尊者。其佛面南背北,甚靈應。南方俗傳十一月十七佛生日,農人每歲於是日至十八、十九日,三日之內占風以定米直(同值)之低昂。流傳佛語四句云:『南風吹我面,有米也不賤;北風吹我背,無米也不貴。』驗之皆信。」可見彌勒大肚笑容手執布袋的形象在康熙、乾隆時期,已遍及天下佛寺了。

    彌勒一個十足外來的菩薩,傳到中國,逐漸變形,成為民間最受歡迎的神像,成為典型的中國菩薩之一,該是數千年前阿胡拉馬茲達(Ahura Mazda)、太陽神密特拉始料未及的吧!

 

附件

討論
編號標題回應日期
21819
(悄悄話)
0
2012-03-27, liuhp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