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台灣文學作家介紹-吳濁流 蕭郁彥報告
by liuhp, 2012-06-20 18:21:22, 人氣(531)

吳濁流(1900628日-1976107日),本名吳建田,生於臺灣新竹新埔的客家裔詩人,他是被討論最多的台灣作家。他的著作、眼光,往往走在時代之前,也留下許多珍貴的文學資產。自傳性的三部曲代表作:《亞細亞的孤兒》、《無花果》和《台灣連翹》。

日治時代最重要的一本文藝刊物:「台灣文藝」,戰後不但把它復活(吳濁流在1964年創刊的「台灣文藝」,台大、中山、彰師大、台師大、東吳、政大、靜宜蓋夏等圖書館均有收藏,而台北市立圖書館、國家圖書館等圖書館也有收藏。);同時他是戰後第一位創設私人文學奬的人,研究台灣文學的人知道,在日治時代貢獻最大的,大概是有「台灣近代文學之父」之稱的賴和,在戰後貢獻最大的無疑便是吳濁流先生。但在歷史的使命感上與對台灣文學的奉獻精神上,在台灣文學史上,很難找到超越過他的人。

我愛吳濁流愛他鐵血柔情。寫下官員的奸邪腐化,以及「半山」台奸種種行徑,表達台灣人的怨憎與苦悶,具濃烈的政治批判性與自傳性。他的小說一如魯迅之作,少男女情長而多批判。日據也好,光復後也好,揭盡了當局無窮的瘡疤,一如西班牙畫家戈耶的版畫,聖袍之內,盡是瘡疤(吳濁流有瘡疤集之作)。

36歲才跟文學結下不解之緣,一位愛好文學的日籍女同事袖川小姐挑戰下,吳濁流才花了3天時間,完成他的處女作「水月」,這位女同事代為投寄「台灣新文學」雜誌社,居然被登出,在她的鼓勵下,他再寫出「泥沼中的金鯉魚」,獲得「台灣新文學」徵文比賽佳作獎,後來袖川小姐和台灣人談婚事而被上級調走,「台灣新文學」被迫停刊,吳濁流就停止他的文學創作。

雖然被中國政府以漢奸嫌疑逮捕,但很快就被神秘的大陸姑娘救出來。基本上,吳濁流在〈亞細亞的孤兒〉裡,仍有相當濃厚的祖國依戀。比方說,南京澡堂,雖污濁不堪,但泡久生情,也覺得很爽。

我愛他把一生的心血與財富都奉獻於台灣文學的播種上。

 193636年,發表兩篇重要的短篇小說:〈水月〉〈泥沼中的金鯉魚〉。這兩篇描寫台灣子弟在日本統治之下,雖企圖上進,終歸無效的宿命。幾乎是此後吳濁流小說的基底縮影。1939年,因抗議日本教育之野蠻體罰,被調往山地鄉馬武督分校。

1940年,新竹郡運動會在新埔庄舉行,郡督學因吳濁流一句戲言,竟敲多名台籍教師的頭,吳濁流義憤填膺,翌年堅持辭職,遂結束21年的教師生涯

1941112日進入南京日本人辦的「大陸新聞」擔任記者,在此碰到不少學有專長又有世界觀的日本同事,時南京為汪精衛政府所在地,仍在日本控制之下,眼見日軍的暴行,大陸的貧困,8月又回台灣。然而,吳濁流一回台灣,即有刑警跟蹤,且台灣物資極度缺乏,於是又攜眷再渡大陸。12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吳濁流研判,日本必敗,若不離開,將來必被視為日本人受到報復

1942年,又舉家潛回台灣。返台後進入「台灣日日新報」,並開始寫「南京雜感」。戰後他轉任「台灣新報」和「新生報」,後因新生報日文版停刊,而加入林茂生主持的「民報」任編輯。

1944年任《台灣日日新報》主筆,開始寫長篇小說〈亞細亞的孤兒〉。書中的內容,描述台灣子弟,既受日本的欺壓,跑到大陸,又受到歧視,自己找不到定位,終於變成亞洲的孤兒。魯迅創造了一個「阿Q」,從骨髓裡批判了中國的文化與民族性。吳濁流在〈亞細亞的孤兒〉裡創造了胡太明,一個模糊荒謬、徬徨苦悶的角色,胡太明在東京也好,南京也好,受到大陸人的歧視,但未受大陸人的壓迫與欺負,雖然被中國政府以漢奸嫌疑逮捕,但很快就被神秘的大陸姑娘救出來。基本上,吳濁流在〈亞細亞的孤兒〉裡,仍有相當濃厚的祖國依戀。比方說,南京澡堂,雖污濁不堪,但泡久生情,也覺得很爽。

1945年,日本投降,吳濁流欣見台灣回歸祖國,未料來台接收的國軍與政府大員,如此腐化貪污、素質低落。吳濁流滿腹悲憤,一連串寫下〈銅臭〉、〈三八淚〉、〈波茨坦科長〉系列短篇。吳濁流的「亞細亞的孤兒」猶如尤金蘇所寫的「流浪的猶太人」,可以說是探討台灣人的認同和台灣民族意識的典範著作。

其中〈無花果〉及〈台灣連翹〉兩部長篇,紀錄許多官員的奸邪腐化,以及所謂「半山」的台奸種種行徑,充分表達台灣人的怨憎與苦悶,具濃烈的政治批判性與自傳性。

19472月,即發生228事件,民報因一篇社論而被査封,而社長林茂生也失蹤了,這年四月他不得不脫離7年的記者生涯。

賦閒在家時,他完成並出版「黎明前的台灣」,此書被大同公司的林梃生所賞識,而邀請他

19483月,就任大同工業職業學校訓導主任,並教公民和歷史兩科。一年之後,林董事長把他調到「機器工業同業公會」任專員,在此17年直到1965年退休。

1956年出版的日文書,第一次用《アジアの孤児(亞細亞的孤兒) 》之名。

http://plnews.blob.core.windows.net/collection/1440986317.jpg此書完成於1945年,一直到戰後才由鍾肇政中譯正式出版

19644月他創辦了「台灣文藝」雜誌,目的在提供台灣愛好文學青年耕耘的園地,結果培養了許多臺灣新一代的文學作家,如陳映真、黃春明、王禎和、王拓、楊青矗等人。

1969年把十萬退休金捐出設立「吳濁流文學獎」,成為台灣文壇著名獎項

1976107日辦完「台灣文藝」53期之後才辭世,享年77歲。

19779月遠景出版社推出張良澤主編「吳濁流作品集」六大冊,美國的台灣出版社也在19841988年出版了他的二部台灣禁書:「無花果」和「台灣連翹」,一代文學巨人終於可以安息在他自己的祖國──台灣。)

 

林柏燕為客家文學網路數位化說〈無花果〉、〈台灣連翹〉,早已出現在〈亞細亞的孤兒〉一書,三本書呵成一氣,互相關連。胡太明在花園裡,看到無花果,認為:「無花果雖無悅目的花朵,卻能在人們不知不覺間,悄悄地結起果實。」(草根出版,274頁)

 

接著,胡太明漫步到籬邊,那兒的「台灣連翹」修剪得非常整齊,胡太明心想:「那些向上或向旁邊身的樹枝都已經被剪去,唯獨這一枝能避免被剪的厄運,而依照她自己的意志發展她的生命。……」(草根出版,275頁)

 

這段,中譯與原日文,有很大的落差。今將日文直譯如下:

 

台灣連翹被修剪得極為美麗整齊,嫩葉青青,如剛萌芽的蓬勃,卻被修剪成籬牆。然而它的根,卻有極粗的枝幹,穿梭在牆中的縫隙之間,有如手腳,向四面伸展出去。他(胡太明)驚奇地注視著,發現不論向上或旁邊伸出的枝葉,必被剪去,唯獨這些枝幹,怎麼也剪不到它。(譯自〈亞細亞的孤兒〉日文本P.251,東京新人物往來社出版,19735月。)

中譯過於簡化,主要是譯者不了解吳濁流這一段重要的象徵意義,其次,不了解連翹是什麼。〈台灣連翹〉一書,沒有隻字提到「連翹」,因為在〈亞細亞的孤兒〉,已提示非常清楚。

 

〈亞細亞的孤兒〉第一章,開宗明義就是「苦楝樹開花」。閩南語讀KOLIAN,音近「可憐」,客語讀FULIANFU是味道很苦的意思。因此,不論閩客,都不喜歡庭園附近種苦楝樹。但是,不論「可憐」或「味苦」,總有開花的一天。

問題在台灣光復,花雖開了,卻開得不怎麼樣來一部〈無花果〉。

「無花果」,中日文通用,但日語要讀成「伊基茲苦」,不能照字念,不論日文中文,其寓意一目了然。無花,但有果,這裡面發現吳濁流多受到中國文化的薰陶,多少也有阿Q情結。你看,我雖無花,卻有果哩!

 

問題又來了,無花果雖如芒果大,卻青澀味苦,沒有人會摘來吃,有果等於沒有果,而且象徵意義太過軟弱,過於阿Q,於是再來一部〈台灣連翹〉。

 

「連翹」是屬於木犀科植物,是中文名。日本人將它漢字日讀,讀成LIANGIOU。但因日本不產,所以冠上「台灣」二字。這種情形很普遍,如台灣黃楊,台灣扁柏,台灣冷杉,台灣栗之類。

 

日據50年,這種植物普遍種植於庭院,當作圍籬。TAIWAN LIENGIOU之名已很熟悉,若讀作ㄒㄞˊ ㄨㄢˊ ㄌ一ㄢˊ ㄑ一ㄠˋ,反不知所云,因吳濁流不懂北京話。事實上,連翹雖是漢名,但在台灣並未通用。客家話的俗名叫「黃藤枝」。但如果用「台灣黃藤枝」為書名,除了客家人之外,不但日本人不懂,連全台灣的人都會霧莎莎。

客家有句俗話:「黃藤耐扭」,意思是黃藤很難扭斷。雖然上下左右都被修剪得整整齊齊,但是它的根,卻盤根錯雜,有縫就鑽,不但難以扭斷,根本就扭不到。於是,吳濁流領悟到花果無效,根最重要,這與今天的「根留台灣」,不謀而合,尤見吳濁流的智慧。

 

由於吳濁流雖善於漢詩,但白話文寫作,還是能力不足,只好用日文,一落入日文,當然用日文思考,於是「台灣連翹」的書名,應是十足的日語取向。因為凡在台灣住過的日本人,都知道「台灣連翹」是什麼。

 

關於連翹,日本出版的植物圖鑑,有一段記載:

 

(注意,不用漢字)英文名Forsythia suspensa,它是中國原產的落葉小低木。多半植在庭院,枝幹很長,往地下紮根。葉對生,有柄,一邊一大葉,三小葉,葉緣有齒,橢圓形,葉柄長一至一點五公分。早春,開黃色小花,花對生於葉腋,花徑也是一至一點五公分。花有四瓣,瓣亦橢圓形稍狹長。花蕊為橙色,雄蕊二枝,雌的一枝,結果如卵形而細長,果皮堅硬,可製漢藥。日本名誤用漢名「連翹」,於是採用「連翹空木」LIENGIOU UTZKI。其實,連翹是另一種TOMOESO的品種,漢名叫「黃壽丹」,非本種。(譯自《新日本植物圖鑑》,牧野富太郎著,東京北隆館出版,P.486,一九六一)

 

可見「連翹」是漢名,但被日人誤用,將錯就錯。然而,就牧野博士所描述的,完全就是「黃藤枝」。說「連翹」,客家人反而少有人懂,以為是「連蕉」。但吳濁流懂,他的懂來自他懂日本人如此稱呼。這點也顯示出吳濁流的莫測高深。胡太明發瘋之後,卻傳奇式地安排他出現在昆明。其次,「連翹」的原產地,原來在中國,這些都讓歷來研究吳濁流的,非常傷腦筋。

附件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