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中國思想專題第五講:研究法
by liuhp, 2013-10-20 22:28:51, 人氣(751)
中國思想專題第五講:研究法
縱橫解剖研究法:對於所研究的對向既縦向清理一遍又橫向清理一遍,這樣,一切重要問題便不會有什麼遺漏了。可以說,它是一種全面系统而又精確可靠的研究方法了。例如我們研究董仲舒的人性論思想,就得把之前和孔子、孟子、荀子等的人性論聯繫起來,後和王充、韓愈、李翱等的人性論加以對比,這是縦向研究中含有橫向研究。再如我們硏究形神觀的心理思想研究,可以著重分析某一、兩個思想家的有關論述,這就是橫向研究中包含了縦向研究。
系統比較法研究:1、古代與古代相比較,如,我國古代有些思想家都用薪火喻形神,表面上似乎差不多,但一經比較卻有唯心和唯物之別,凡是主張薪盡火滅的屬於唯物,主張薪盡火傳的屬於唯心。又如,把中國的古代各種人性論思想加以比較,就可以了解它們各自的實質及優缺點。2、中國的古同中國的今相比較。如,綜合先秦儒家的學習理論來看,他們把學習過程粗分為學和習兩個階段,再分學、思、習、行四個階段,詳分為立志、博學、審問、慎思、明辨、時習、篤行等七個階段;現在我們一般把學習過程畫分為動機、感知、理解、鞏固和應用五階段。如果把古今聯繫起來,加以對比,就可以看出先秦儒家關於學習過程的論述是多麼高明了。
                        學一一博學一一一感知
                學{
                        思一一審問、慎思、明辨一一理解
學習過程{
                        思——習一一時習一一鞏固
                思{
                        行一一篤行一一一應用
3、中國的古與國外的古比較:
4、中國的古與國外的今比較:
3、中國的古與外國的古:孔子對於心理的個別差異如智力、能力、性格、志向,以及學習態度、學習專長等各方面都探討過,柏拉圖在理想國中,只企圖解決分配每個人以適宜工作時才提出這一問題:"我說實在的,⋯⋯首先,兩個人不是生活得完全一樣,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賦自由,一個人適合於這種職業而另一個人適合於另外的職業。"又我們把荀子的發展理論和亞里斯多德的靈魂階梯說加以比較,才能看出,在某種意義上,荀子的理論較之亞氏學說勝出的一面。4、古代中國與今天的外國:現代心理學家認為情緒是起源于心理狀況並顯示出平滑肌、腺體和總體行為的身體變化的感情過程或狀態的激烈擾亂。(普心)《關尹子》及二程把情感視為一種波動狀態,這倆有異曲同工之妙。現代許多心理學理論著把情感定義為"態度的體驗"頗為含混,但看關尹子:"性,水也;心,流也;情,波也。"二程說"性之有動者謂之情。性之有喜怒猶水之有波浪。"
心理的波動狀態卻比較符合實際,值得我們珍惜。不怕貨比貨,告子說:"性猶湍水也,決諸東方則東流,決諸西方則西流。人性之無分於善不善也,猶水之無分於東西也。,現代精神分析學派阿里克森的理論完全一致。他以為,人的本性最初既不好也不壞,但有向任何一方面發展的可能。這樣也不難看出兩千多年前告子人性論的價值了。
     早在《周易》與《黃帝內經》成書之前,醫術與卜巫就是原始宗教用來除病消災,避凶
祈福的重要手段,原始巫術中就包含著醫術。醫與巫在上古之時,有很長一段時間是共
存並稱的,稱為“巫醫”,大約在春秋時期才開始分開。所以,成書在西周前期的《周
易》,主要是占巫活動的記載,成書與漢代的《黃帝內經》則是巫醫分開後,醫學理論
的集大成者。但是從戰國時期的《易傳》之後,《易》由占巫轉變成了哲學,其中“陰
陽”、“太極”、“道”、“神”、“術”等範疇及思維方法,對《黃帝內經》成書產生了很大
作用。根據司馬遷的《史記》所說,《易傳》為孔子所作,但是到宋代的儒生,如歐陽
修,就懷疑非孔子所作。不論是否為孔子“韋編三絕”,歷代儒家一直將《易》奉為經
典。
     《周易》的原理、思想以及範疇(如太極、陰陽、乾坤、理、氣、道、象、術),
在漢代及其後,不僅對儒家,而且對道家,甚至佛家,不僅對哲學思想,而且對科學技
術,都產生了重要影響。其中,《周易》對中醫學的影響尤為顯著。《周易》與中醫學的
關系尤為密切,以至於古代醫家有“醫易同源”“醫易會同”一說。遠古至今,醫易融
會貫通,盛名天下的名醫大家,數不勝數,如:隋唐的楊上善,唐朝孫思邈、王冰,金
元時期的劉完素、張從正、李東垣、朱丹溪,明清時期的張介賓等等都是儒醫大家。正
是這些熟讀四書五經,又精通《黃帝內經》的儒醫大家們,融會貫通了儒學與醫學,
充實了中醫的理論,發展了中醫藥學。
     例如《禮記*禮運》中把人們的情感變化分為七個類型,“喜、怒、哀、懼、愛、惡、欲七者,勿學而能”。但是這種情緒的表述,在中醫上就發展得更準確了,儒醫把它改為“喜、怒、憂、思、悲、恐、驚”,就更貼近我們的生理心理現象了。為什麽這樣改呢?《禮記》中的七情,有些是正常的生理活動,並不足以導致疾病,而醫學中的這七情,如果在突發、劇烈或者持久存在的情況下,就可以導致情誌異常,導致肌體氣機紊亂,氣血陰陽失調,進而引起肌體的病變,所以就叫做“七情內傷”。

   儒醫不但發現了七情可以內傷到臟腑,而且在醫療實踐中,創造了治療七情內傷的
“以情治情”的心理療法。也就是利用儒、醫、易的理論進行的療法。
     這裏我舉一個金元名醫張從正《儒門事親》卷七《不寐》中以情治情的醫案,來看
早期心理學在儒醫中的應用。
     這是張從正(又名戴人),治療一個按有錢人家的婦女失眠症的故事。
    這個婦人不能睡覺已經兩年了,吃什麽藥都沒效,也就沒有醫生可以治療她的失眠了。後來,她的丈夫求到了張從正。
     張從正給她診脈後說,兩手都是緩脈,緩脈是表示脾這個臟器受邪,脾主思,她是因為思慮過度困住脾氣所致的失眠。於是,他就和其丈夫商量:要想辦法讓她發怒。什麽辦法呢?他丈夫當著妻子的面給了張從正很多的診費,然後,留張從正在家裏酒肉招待了好幾天,再然後,張從正沒開一張處方就拿錢走人了!這可把婦人氣壞了,大怒起來,以至於脾氣發的汗都出來了。當夜,婦人就困得倒床而眠,這一覺連睡了八九天都不醒。然後,胃口開了,能吃飯了,脈也就正常了。
     張從正總結說:這是因為膽氣虛了,膽為木,脾為土,膽虛木不能克土,我激怒她,就激動了她的膽氣,膽氣重新克伐脾土,脾從思困中得以解脫,這就是“怒勝思”啊!
 
     明末高郵有一個被稱為神醫的人叫袁體庵。他治療一個鄉試中舉的年輕人。這個人因為中舉子而高興得發了狂,一直笑個不停,吃什麽藥也止不住“笑”。求醫到了袁體庵的門下。

     袁體庵診脈後大驚失色地說:你的病已經沒有辦法治了。你的命不過數旬了(一旬10天),你趕快回家去吧,恐怕晚了,連家人也見不到!如果你路過鎮江的話,你一定要找一個何醫生,再求他為你治病吧。同時袁體庵還讓他帶一封信給何醫生。這個舉子一聽,嚇壞了,性命要緊,立刻啟程回家。

     奔至鎮江後,他發現自己不再笑個不停了。咦?沒病了!去找到何醫生,把信交給他,何醫生讓他自己看看這封信,信上說這位先生是因為中了舉子,喜極而發狂的。 大喜可以使人的心脈擴張,而不復合,中醫認為“笑”為心之聲,心脈不合,“笑”不能止。
     這種病用藥是治不好的,所以我只能用危險和痛苦的情緒來調整他狂喜的心情,故而我用“死”來恐嚇他,讓他產生憂愁抑鬱,在憂愁抑鬱的心情下,他的心竅就能夠閉合了,帶著這種情緒,我想他走到鎮江時,這個病就應該好啦!

      舉子看了這封信,面向北方再三而拜。把袁體視為神醫。( 這以情治情的醫案記載在清朝劉獻廷《廣陽雜記》卷四中。)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