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課綱、強颱、父親節
by liuhp, 2015-08-07 14:29:51, 人氣(1005)
                     
    傷害我們的從來就不是事情本身,而是你對事情的看法。

    有天孔子占卜,得到《賁》卦。孔子說:"不吉"。  子貢說: "《賁》不錯啊,怎麼說不吉呢?孔子說: " 白就是白,黑就是黑,像賁這樣那算好呢?" (《呂氏春秋.卷二十二慎行論壹行》)

    孔子意思為,白就是白,黑就是黑,顏色相雜(賁是文飾,又有文彩相雜的意思)而讓人分不清,好在那裡?由此推想孔子所卜是國家大事,並非私人的小事。


賁卦講的原是女子化妝打扮待嫁的過程,但也有比喻不張揚,隱藏、低調行事的意思。《序卦》說:"物不可以苟合而已,故受之以賁,賁者飾也。"《賁》卦在卦序上緊接《噬嗑》之後而來,「嗑」也就是「合」的意思,序卦說,因為萬物不可以茍合(隨隨便便就合在一起),所以就要有所文飾(外在儀文、修飾)。就連動物之求愛,總得有個儀式,更別說是人了,理智是人與動物相區別的特性。。所以賁卦講的「裝飾」本質,並不是指外貌的裝飾而已,而是對於行為的修飾,也就是和道"有所為有所不為"。


  人相處不容易,人生苦短,相處太少短了苦追憶,長了生傷害一個人怕孤獨,兩個人畏辜負。父慈子孝並非名教,有父親的孩子可以享受肆無忌憚行走無所顧忌的愛,有大手牽小手,目送背影不必追的孺慕。有人正嫌父親囉嗦時,對失去父愛的人,不禁想插嘴問,已有多久沒喊"爸爸"了,失去兒子的父親呢?也失去了摟著他說"嘿!寶貝,這種鬼天氣父親節怎麼過。"


夫妻也有其特殊的深情、甜美和親密。總有那麼一天,你會不需要轟烈烈的愛,你想要的只是一個不會離開你的人。冷的時候他會給你一件外套,胃裡難受的時候他會給你一杯熱水,難過的時候他會給你一個擁抱,就這麼一直陪在你身邊,陪你走過每一段路,不是整天說多愛多愛,而是認真的一句"不離開"。


《噬嗑》卦是一個象形卦,頤中有一食物,像嘴巴要咬食的樣子,因此名為噬嗑。噬嗑即「咬合」(吃東西)的意思。雖有所獲得(口中含物),但要提防所得到的東西是否有毒;必須謹慎辨明是非,不要被表面的假相所欺騙。
父子、夫妻、朋友、長上和下屬,設這種名制只是要分辨,不是天生的對立,關係的維繋為的是社會上父子不相怨,夫妻不相離,朋友友不相侮,上下不相怨。錯用了,矜持著抱持著它,便淪為迂闊,官僚了。


《噬嗑》與《賁》卦是相反的一對綜卦,卦序上是繼《臨》、《觀》兩卦而來。卦序到蠱卦之後為國家腐敗有迂腐事,開始是臨、觀兩個方法,《臨》是親自下去督察百官(這不是long stay走馬觀花,對象是百官,不是擾民又不懂得體恤民情),《觀》則是召告命令於天下;臨觀之後則是《噬嗑》與《賁》,其中《噬嗑》為使用刑罰,防止干犯別人、防治犯罪,《賁》則是以文藝禮教做為教化。


孔子說:"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文飾不足人會流於野蠻,若過於文飾以致於勝過了本質,那麼會像史官一樣油腔滑調而世故可鄙,因此文飾應該是說做任何事適度就好。


蘇東坡在讀到"物不可以苟合"時便看出文明和蠻幹的玄機了,引了"白茅无咎"。
這澤風《大過》卦的初六爻辭,在兩千多年前某次上課時,老師深深欣賞又深深期許的,要他們記得今生不論在何時何地,都要好好珍重自己。
他的話裡,他的心底,都過了二千多年一定都牽絆著他有深深的喟嘆,要不然他不會這樣解釋「 初六,藉用白茅,无咎」,還要弟子鄭重的筆記記下來。

"子曰:苟錯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術也!以往,其无所失矣!"

意思是:
"如果直接把這些東西(祭品)放在地上,那也可以呀!只是麻煩一點,在下方再墊上一塊純淨白茅草,又有什麼過錯呢?因為這是為了表示十分慎重呀!那小白草雖然原本只是微不足道的東西,然而卻可以在國之重典上擔任起擺放供品墊子的重要任務。凡事都這樣慎重,縱橫天下,就不會有任何損失和過錯了。"

大過整個卦是太超過了,壓力呀承擔啊!太重了。整個卦上下爻為陰,其他中間四爻都是陽爻。在《易經》的原理中,在位者有份量的是中間那二、五爻啊!在這個卦裡,初六陰爻雖然年輕無位且卑下,卻懂得看重自己。


好一個"无咎"啊! 說簡單並不簡單,便在這自尊、自重永不自棄。
放颱風假也好,不放也好,轉向也好,不轉晴雨都好。
就好像在這場運動(祭典)中,供在其上牲畜雖既豐美,但是因為牠們底下墊上了一層層的小白茅草,眾人的目光,都不得不投向微不足道優雅的襯墊了。

光從網絡上所能了解的,還不過是一般的事務,像物不可以苟合這種較為困難複雜的事電腦還無法做到,一點辦法也沒有。

凡事都這樣慎重,縱橫天下,就不會有任何損失和過錯了。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