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師卦正解
by liuhp, 2016-04-25 18:56:43, 人氣(482)

卦辭:

“師貞,大人吉,無咎”

師,是卦名。貞,占問。丈人《集解》引《子夏傳》作大人。《易經》中之大人皆貴族之稱。筮遇此卦,大人有所占問,則吉而無咎。

師卦之義眾也《象傳》亦釋師為眾,又釋師為軍隊貞,正也。大人指國君。“師貞,大人吉,無咎”言眾人皆正,則國君吉而無咎。

 

《彖》曰:“師,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

序卦》曰:  師者,眾也。”與《彖傳》之訓同。“能以”之以,猶使也(裴學海《古書虛字集釋》有此例)。王,動詞,成王業也。

以上傳意:《師》卦辭云“貞,大人吉無咎”,師、衆也。貞,正也。師貞,眾人皆正也。大人能使眾人皆正,則可以成王業矣。

 

剛中而應,此據師卦之爻象爻位以為釋。卦之九二為陽爻,為剛,居下卦之中位,是為“剛中”。大人為剛。剛中,象大人守正中之道。初六、六三、六四、六五、上六皆為陰爻,為柔,圍繞九二之剛,是為五柔應一剛,是為上下皆應,簡稱曰“應”,象上下之人皆應和大人。“剛中而應”,言大人守正中之道,上下之人皆應和之,亦歸於正。

行險而順,此句據《師》之卦象以為釋。《師》之下卦為坎,上卦為坤。坎,順也。然則《師》之卦象以為順”,即大人行動於險難之中,順乎客觀形勢、國家禮法。

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咎”矣。

《釋文》引馬云:“毒,治也。”俞樾曰:“毒讀為督,治也。”王引之曰:“矣猶乎也。”大人正而眾人皆應之,又行險而順,以此治天下,則民從之,自是吉而無咎,故卦辭云:“貞,大人吉,無咎。"

 

《象》曰:“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眾。”《象傳》亦訓師為眾。《釋文》引王肅注:“畜,養也。”《師》之外卦為坤,內卦為坎。坤為地,坎為水,然則《師》之卦像是“地中有水”。按:《象傳》,以水比群眾。地中有水,象大地之內有群眾,是以卦名曰“師”。大地之內有群眾,國君宜容納之,畜養之。君子觀此卦象及卦名,從而容民畜眾。故曰:“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眾。”

 

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師,軍隊。律,紀律。否,漢帛書《周易》作不。按:否讀為不。臧,爲好好遵守。爻辭言:師出須有紀律,有人不遵守紀律讀為不。

《象》曰:“師出以律”,失律“凶”也。爻辭云“師出以律,否臧凶”,言有人不遵守紀律,是為失律,失律則凶也。

九二:在師中吉,無咎,王三鍚命。錫借為賜。王對其臣賜以獎賞之命令,謂之“鍚命”。爻辭言:筮遇此爻,身在師中,吉而無咎,王三次錫命(職名、服、章)以獎賞之。

 

《象》曰:“在師中吉”,承天寵也。“王三鍚命”,懷萬邦也。承,受也。寵,愛也。《爾雅。釋言為“懷,來也。”謂招來。傳意:爻辭云“在師中吉”,言其受天之寵愛而佑之也。云“王三錫”,言王賞一人以勵其臣,招來萬國也。

六三:師或輿屍,凶。

輿,以車載之也。屍讀為屍。筮遇此爻,軍隊出征,或載屍而歸,是凶矣。

《象》曰:“師或輿屍”,大無功也。

 

爻辭云“師或輿屍,凶”,言師出戰敗,將士死亡,大無功也。

六四:師友次,無咎。

次,舍也,駐也。筮遇此爻,軍隊駐於左方則無咎。

《象》曰:“左次元咎”,未失常也。常謂常道。軍隊駐於左方或右方,視其地理環境與敵我形勢而定,此是行軍之常道。傳意:爻辭云“師左次無咎”,因左次未失行軍之常道,故無咎也。

 

:田有禽。利執言,無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屍,貞凶。

田,獵也。有獲得也。禽,鳥獸之總名。執言,《集解》引荀爽曰:“執行其言。”弟子,次子。貞,占問。爻辭言:筮遇此爻,田獵得禽獸;利於執行其言,將無咎;長子為主將,帥師出征,次子戰敗,以車截屍。足任用親人,遺誤戎機,所占者凶。貞,正也。貞指“長子帥師”。凶指“弟子輿屍”。此言用長子得其正,用次子招凶禍,雖正亦凶。

《象》曰:“長子帥師”,以中行也。

中,正也。傳意:爻辭云“長子帥師”,言長子有將材,父使其帥師",以正道行事,故爻辭言“貞"也。《象傳》此釋乃據以六五之爻位。六五居上卦之中垃,象人行事得其正。

“弟子輿屍”,使不當也。

爻辭云“弟子輿屍”,言次子非其材而任其事,其父用之不當,以致戰敗損兵,故爻辭言“凶”也。《象傳》此釋亦以六五之爻不當,以致戰敗損兵,故爻辭言“凶”也。《象傳》此釋亦以六五之爻象爻位為據。六五為陰爻居陽位(陰居陽位(第五爻為陽位),是為位不當,象用人不稱其職位。

上九: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

命,封賞之命令。開國,被封為諸侯,始有邦國。承,

受也。承家,被封為大夫,承受家邑。小人,《易經》中之小人皆庶民之通稱。用,施行也。筮遇此爻,大君將有封賞之命令加於其人,或開國為諸侯,或受邑為大夫;但庶民則不可有所作為。

小人,《易傳》認為是無才德之人。用,任用也。

《象》曰:“大君有命”,以正功也。

爻辭云“大君有命,開國承家”,言大君封賞之,命令所以群臣之功,功大者開國,功小者受邑也。“小人勿用”,必亂邦也。爻辭云“小人勿用”,因小人無才德,用之必亂國家也。

用師興民的關鍵在於:第一要行正義之師,要民心所向,要得民心,不興正義之師那是不得民心的。第二是選將,如果選將不利的話也不行,興師的關鍵就是這兩條。

那麼用兵的關鍵在何處呢?第一是軍紀要嚴明,第二兵法不能失常,也就是要按兵法的原則去作戰。那麼本卦首戰失敗的原因是什麼呢?小原因有兩個:一是軍紀不嚴,第二是佈陣違背了兵法的原則。但是真正的主要原因還是用人不當,用了一個不中不正的監軍。

《周易》中,有沒有一個卦是講軍旅、用兵之道的?有。它就是師。師針在《周易》六十四卦中,是比較特別的。師,不就是老師、導師的意思嗎,怎麼會指兵之類呢?原來,軍旅、用兵是師字的本義。三國時代魏國的玄學代表人物之一何晏曾經說過,“師者,軍旅之名”,後來,代易學家李鼎祚,就把這句話引錄在他的《周易集解》一書中。先秦時期的《周禮》一書說過“二千五百人為師”這樣的話,後來,東漢文字學家許慎的《說文解字》錄這句話,來解釋師字的本義。文中的“師”字,最早收錄在清代末期劉鶚(劉鐵雲)《鐵雲藏龜》一書中。劉鶚是《老殘遊記》一書的作者,想來讀者不會陌生,而《鐵雲藏龜》的來頭也不小,是中國最早的一部甲骨學著作。甲骨文的“師”字,寫作囗》。說實在話,它的造型一時讓人看不懂。不過不要緊,如果把這個字按逆時鐘方向旋轉九十度,就成了這樣一個造型,像不像的屁股呢?師字的本字,是囗。囗字像屁股之形。徐中舒主編《甲骨文字典》說:“囗既像形,故可表人之坐臥止息及止息之處。古人行旅,止息於野必擇高起乾燥之地,故稱此類止息及其處亦為。”這說得很對。囗既是阜的本字,意思是高起的陸地。而阜,甲骨文寫作囗,從囗從止〈趾),表示人的足跡停息在這高起的陸地之上。而行旅的人,必以軍事征伐、行軍為務而人數眾多。所以,師字便由軍旅在高地-止息(休息)的意思引申爲師衆的意思。故朱熹《周易本義》一書這樣說:“師,兵眾也。”其實,朱熹的這一解說源自《易傳》,《易傳》有“師,眾也”這樣的話。這裡的“眾”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而是特指,救指兵衆、師衆。

 

《易傳》說到“師”的引申喻義,稱之為“能以眾正,可以王矣。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咎矣”。這是說,師眾、用兵的意義,在於能夠守正。用兵必須堅守與踐行正確、正大的用兵之道,做到有理、有利、有節。這樣,才能夠以正義之師去征戰於天下。

師卦卦符地水師、是坎下坤上之象。九二爻雖然是陽爻處在陰位上,不得中,但是九二本身的爻性是陽剛的,它處於下卦坎的中位。而且,九二爻上應於六五爻,這是“剛中而應”的有利的時勢。師卦的下卦為坎水,象喻陷險。上卦為坤地,喻順從。這都是《易傳》的說法。根據這一說法,用兵之道,是“行險而順”。的確,用兵就是“行險”。雖則“行險”,卻必須遵循用兵的原則,並且順乎道心、民心。道心、民心不可欺,這便是用兵之“正”。以“正”治兵、以“正”用兵,可以“毒天下”。這裡的“毒”,可以讀為“督”。《說文解字》說,“毒,治也。”正義之師,一定是治天下而不是亂天下的。這樣的治師用兵之道,一定是天下百姓所竭誠順從而歡迎的。這是“吉利”之師,難道還有什麼錯失嗎?

善良與堅持以“正”用兵的原則,在師卦中體現得很鮮明。用兵,為的是保護自己的家園社稷和民眾百姓,從不窮兵黷武。即使不得已而用兵,也應該以“正”為準則。

有個成語叫“兵不厭詐”,其意旨好像是與以“正”用兵相矛盾的。其實,以“正”用兵,是大原則。而“兵不厭詐”,只是用兵的一種策略而已。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充分體現出用兵的守“正”之道,顯得凜然而一身正氣。在戰爭中,以牙還牙是必要的。可是如果筆者把這十六個字,改成“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且犯人”,又會怎樣呢?雖然只改動了一個字,情況卻很不一樣。兩國交兵或是兩軍交戰,一般總是你死我活。尤其當敵方進犯,無原則的忍讓、妥協甚至投降,都是“漢奸”行為,令人不齒。我直到今天還是不能明白,為竹麼在20世紀三四十年代的那場日本侵華戰爭中,做漢奸的中國人,竟然不是偶爾的一個、兩個而是成百上千?為什麼從“大和民族”產出的“日奸”卻是少之又少?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敵方犯我,除了以兵制兵、運用武器迅猛還擊以外,還有沒有、可不可以在堅持原則的前提下,進行一定的非戰的妥協?我想,答案是可以肯定的。這也便是堅持以“正”用兵前提下的另一種策略。

 

《易傳》說:“地中有水,師。君子以容民畜眾。”師卦坎下坤上,根據《易傳》的說法,坎為水而坤為地。所以,師卦全卦象喻水源蓄聚於大地之中,象喻兵眾儲蓄著巨大力量。而“君子”高瞻遠矚、深謀遠慮,讓師眾容蓄于天下百姓之中.:小時候閑讀古書《拾遺記》,其中有句話至今記憶猶新,只是因為它當時給我心靈上的震撼是很大的。《拾遺記》說:“有曳影之劍,騰空而舒,若四方有兵,此劍則飛起指其方,則克伐。未用之時,常於匣裡,如龍虎之吟。”在此,我願將這句古書中語轉贈讀者諸君。我真誠地希望,經歷了無數戰亂之苦的人類社會,不要再讓那“曳影之劍”從“匣”中“飛起”,最好是永遠作“龍虎之吟”而時刻枕戈待旦。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