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楊逵的散文
by liuhp, 2017-10-14 13:02:01, 人氣(252)

 楊逵(19061985),原名楊貴,又名楊建人。臺南縣新化人。是臺灣文學日據時代重要的作家。一生致力文學與社會運動。自稱為「人道的社會主義者」,日據時期共坐十次的牢,光復後坐了十多年的政治牢飯,始終堅持,如一朵壓不扁的玫瑰。

    在他就讀公學校時,臺灣發生了西來庵抗日事件,楊逵在家中親眼目睹了日軍為鎮壓革命運動的炮車,從家門前經過,悲於殖民。讀日人所篇寫的《臺灣匪志》,醜化臺灣歷史,內心受到衝擊説:「我決心走上文學道路,就是想以小説的形式來糾正被編造的歷史。」

    1924年,帶著身上僅有的六十塊錢,渡洋去日本求學。首部小説「送報夫」從宏觀的國際性視野,對台灣、中國,甚至整個世界同表關心,是為了要在日治時代晦暗的世局裡發現一條出路。這是〈送報伕〉的精神內蘊,也是楊逵30年代普羅文學的基調。這段時期,對楊逵最大的影響便是接受到左翼思潮參加農民運動,也遇見了一生相伴的葉陶。

 

    1929年,與妻子返回新化結婚被捕。幽默稱鎖鏈拷在一起,渡過他們新婚的最初的日子是一場官費蜜月旅行<!--[if !msEquation]--> <!--[if !vml]--><!--[endif]--><!--[endif]-->

 

    1949撰一千字不到的《和平宣言》,被判了12年的牢獄,送至綠島服刑。對於此事,楊逵説:「我領過世上最高的稿費,我只寫了一篇數百字的文章,就可吃十餘年免費的飯。」

 

    我愛楊逵,愛他終其一生不停對抗不平等的政權,愛他坦承自己不喜歡父母為他取的名字「貴」,老是被人取笑叫他「楊貴妃」等知道楊貴妃的下場以後,就更加討厭這個名字。

 

    我愛他寫他恩人貴人賴和時那種融入、恍然的狀態,那種飄然而來又飄然而去的樣子,一家人平常面對面時的狀態,平平淡淡,一切聽天由命、圓滿無缺的樣子,一想到那時的援助,他自己說感動得眼眶發熱。我愛楊逵,愛他樂觀豁達,不屈不撓永不言敗的生命力,總是在幽曲黑暗中為人們勾勒陽光的彩影。

 

    1962年,彎身耕耘匍匐貼地用鋤頭寫在大地上,他受盡揶揄,與葉陶在石頭山上墾殖出繁麗花海。詎料,美夢成真,在滿佈石礫層、貧瘠的大肚山台地上,以汗水灌溉文學園丁。介紹五四以來的中國新文學,卸下首陽農園的招牌,解除首陽樹幟一陽,也希望從戰爭與殖民束縛中解放,從孤絕隱身到復甦重生不稍退怯。

 

     我愛他在1983年自況:我沒有絕望過,也不層被擊倒過,主要由於我心中有這股能源,它使我在糾紛的人事中學會沉思,在挫折來時更加振作,在苦難面前展露微笑,即使到處碰壁,也不致被凍僵。


楊逵(1906~1985) 楊逵,原名楊貴,又有筆名楊建人。臺南縣新化人是臺灣文學日據時代重要的作家。一生致力將文學與社會運動。他痛惡強權統治,自稱為「人道的社會主義者」,終其一生不斷在於不平等的政權對抗,日據時期共坐十次的牢,作了政治十多年的牢飯,始終堅持理念,如一朵壓不扁的玫瑰。
在他就讀公學校的期間,臺灣發生了西來庵抗日事件,楊逵在家中親眼目睹了日軍為鎮壓革命運動的炮車,從家門前經過悲於殖民讀日人所篇寫的《臺灣匪志》,見日人醜化臺灣歷史,內心受到衝擊。説:我決心走上文學道路,就是想以小説的形式來糾正被編造的歷史。」1924年,帶著身上僅有的六十塊錢,渡洋去日本求學。首部小説送報夫正是由他本人所現實經歷所轉化而成的。這段時期,對楊逵最大的影響便是接受到左翼思潮。參加農民運動,也讓他遇見一生相持相伴的葉陶。

 

  1929年,原本打算與葉陶返回新化結婚,沒想到卻雙雙在212日時被捕(212事件),而此次被捕,也是楊逵第九次被捕。楊逵後來戲稱這是一場官費蜜月旅行,他與葉陶人被鎖鏈拷在一起,渡過他們新婚的最初的日子。同年,他在彰化巧遇賴和,而正是他文學的轉捩點,經由賴和的介紹他大量了閱讀臺灣本土文學的作品,使楊逵更深刻的領悟到文學運動對民族解放的重要。就在賴和的鼓勵之下,楊逵開始了他的文學生涯。1935年,楊逵被聘為《臺灣文藝》雜誌的日文編輯。後因與另一位主編張星建意見不合,楊逵遂與葉陶拿出一生的積蓄,聯合賴和、楊守愚、吳新榮、賴明弘、郭水潭、葉榮鐘、陳瑞榮、王詩瑯等人,在11月創辦了《臺灣新文學》雜誌,此雜誌中文由賴和主編,日文部分則由楊逵負責。

 1949年他撰寫一篇一千字不到的《和平宣言》登載于上海的《大公報》上,觸怒了當時的省主席陳誠,被判了12年的牢獄,送至綠島服刑。對於此事,楊逵説:我領過世上最高的稿費,我只寫了一篇數百字的文章,就可吃十餘年免費的飯。

1961年出獄後,楊逵在東海大學附近買了一塊荒地,並開拓成“東海花園”,於此隱居。在70年代末期,擔任美麗島雜誌的顧問。在發生美麗島事件的前後期間,朋友曾警告他要小心自己的安危,他仍不改他堅持抗拒強權的精神回答説:我已經很老了!要關我也關不了幾年了!1985312日在臺中去世,享年80歲。與一生相守的伴侶葉陶合葬東海花園。

 〈送報伕〉中被壓迫階級不分種族的團結抗爭,終於戰勝壓迫階級,正是楊逵從宏觀的國際性視野,楊逵說過,他對台灣、中國,甚至整個世界同表關心,是為了要在日治時代晦暗的世局裡發現一條出路。揭示給殖民地台灣的出路。反對資本主義與抗議殖民統治的雙軌並行,從被壓迫階級解放的前景中望見台灣人的民族解放,不但是〈送報伕〉的精神內蘊,也是楊逵三○年代普羅文學的基調。

〈送報伕〉對於日本勞工階級惡劣的生活條件,與殖民時代台灣農村的民生凋弊有極為深入的刻劃。若與日治時期台灣其他小說創作相較,以階級而非以種族來類型化所塑造的角色,是這篇小說的特殊之處。例如台灣人中有楊君任職巡查的哥哥和村長這等欺壓同胞的負面人物,日本勞工階級則是田中、伊藤之類的正面形象。其中道理,除了作者在公學校時享受過來自日籍教師沼川定雄的疼愛,在東京期間與日本勞工朋友有互相扶持的情誼之外,社會主義國際主義的信仰是決定的關鍵。另外根據楊逵本人的說法,故事中送報伕被騙去保證金的情形,是他在東京工讀時期的真實經歷;楊君的父親被逼死和母親懸樑雖然是虛構的情節,但是當時糖廠強制收買土地,許多人因此被逼死則是千真萬確的事實。由此可見,〈送報伕〉鎔鑄了社會主義思想與作者早年領導農民運動的體驗,深刻地暴露了資本主義的弊病與殖民統治的殘酷,因而帶有濃厚的階級意識與批判精神。

http://www.wunan.com.tw/www2/download/preview/1X9A.PDF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EszgFQlbjs&feature=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XW1jCNs76U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