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二次葬儀點血的遺意﹙備課一﹚
by liuhp, 2018-09-01 05:36:58, 人氣(34)

二次葬儀點血的遺意﹙備課一﹚

 

人死後先經土葬,經數年,開棺取骨,一一洗浄曬乾放在陶甕中。這是東南亞最古老最普遍的文化特質,凌純聲教授說這是朔源於祖先崇拜,葬屍而不葬骨。

血肉是屬於人世間的,必須待血肉腐朽後,才能作最後的埋葬,這樣死者的靈魂方能進入鬼魂世界。所以才有"二次葬"的習俗。

 

它的起因是得於人們思想中存在著靈魂不死的觀念,認為靈魂可以自由離開軀體,但是必須依附在某物之上,它們是同體聯繫在一起,而當皮肉腐爛和消解時,它就走入到骨頭裡去,主要頭蓋骨。

 

學者認為:"血肉是屬於人世間的,靈魂可以離開肉體而單獨存在,並且永遠不死。因此,皮肉雖已腐爛掉,而靈魂則已進入另一個世界裏生活了。並且,人們還十分盼望死者的肉質盡快爛掉,以便遷移骨骸,舉行正式的埋葬,使家族成員在另一個世界裏早日得到團聚。"(郭沫若主編的中國史稿)

 

其實一般人相信下葬後二年内,如家中發生不幸,則視為該墓園所致,須遷墓重葬。又族人有遇橫禍災病倒楣事行之可鏟除禍根,如《梁書》顧憲之傳記述山民有病,輒云先人為禍,皆開家剖棺,水洗枯骨,名為除祟。這才讓我們慎重思想二次葬儀點血的真正遺意。

 

拾骨葬(Secodary Burial

 

台灣民俗,「人死後即棺殮土葬,名曰凶葬或大葬。死者年齡在三十以前,經五年後開棺洗骨,(年在四十左右為六年、五十以後須八至十二年)。未成年者不洗骨。」並且,在「骨上都點紅點,大骨點兩點以上,這是原來點血的遺意」。(1979,凌純聲:東南亞之洗骨葬及環太平洋的分布)。

 

拾骨葬(Secodary Burial)具體程序:

 

台灣的洗骨葬,則認為是對祖先的尊敬,反映了人們對死者的愛護和對屍骨的崇拜。

具體程序是:人死洗禮入殮後,埋入土中,叫做「寄土」。寄土時,有辦法的一定得找風水龍脈之地,有的在傳統規定的地方,有的則在就近地方埋葬。

墳坑大都很淺,以棺蓋與地面相平為宜,然後用上堆成略為長方形的圓頂墳墓。第三天去「圓墳」,也就是帶上祭品上供、化紙,修整墳墓,還用一木棍吊一串紙條,插在墓頂上,叫做紮幡旗。此後每年三月三,或清明上墳掃墓三或五七九「(只能是單數)後,臺灣則是最多十二年﹙五十歲以上歿須至十二年﹚,得開墳撿骨,盛於特製的陶甕「金壇」裏。

 

撿骨要擇吉日良辰,由死者親屬和親戚並村中一兩位有經驗的長者一同前去,到吉日良辰,由死者親屬和親戚並村中一兩位有經驗的長者一同前去,到了墳前,要燒香祭拜。刨開墳土,用雨傘遮住天空,後才開棺撿骨,屍骸已腐朽才可撿骨,否則將棺蓋虛掩,復培土待來年再撿骨。

 

撿骨時,首先由女子說明請死者起身,並捧出顱骨,然後其餘的人就把骸骨一撿出,並用稻草,草紙、碎布、刀片等把骨頭擦刮乾淨,剩下的腐肉、破壽衣及廢棺木等物隨便埋掉即可,以後不復照管。

 

骸骨裝入「金壇」要,按一定規矩:先放骸骨,尾椎骨,接著把骶骨、腰椎、胸椎依次竪直往土放,脊椎骨還用線香串起來以免散亂,四肢骸骨竪散兩側,再把肋骨、肩腳骨、下巴骨依次放入,最後把頭顱放在上面,使整副骨架像蹲坐在罈子裏一樣。

 

埋骨、下葬

 

金壇裡撒上一把朱砂,壇蓋內側用毛筆寫上死者姓名和生卒年月日等,蓋上壇口,埋在家族墳地中,培土築成墳堆,這稱之為「埋骨」。撿骨後並不馬上埋骨,而是將金壇暫時放置在離家不遠的岩洞,待選好"龍脈吉地"之後,選擇良辰吉日,也稱"下葬,奇數三、五年後再去揭開探視,若壇內無人水滲入,即以此地吉祥,隨之培土埋葬,不再移動每年三月三或清明掃墓。

 

把骸骨從寄土之地移至埋骨之地,途中要燃香為亡靈引路,若過橋渡河,背骨的長子要喃喃自語,請亡靈一同過渡。

 

民族學的觀點

 

宋兆赫先生從民族學的角度,透徹剖析了普米族的二次葬俗之後,認為人類最初是棄屍不葬,進而是死到哪葬到哪,最後再集中到一個固定的墓地去,這個墓地往往是該族的發源地或故鄉。

 

印第安人死在哪裡,埋在哪裡,但是無論多遠,將來必將遺骸審慎取出,安葬在海濱附近。

由於這個習慣,很足證明當馬匹未輸入南美以前,印第安人所過的生活,正如今火地人民相類似皆沿海居住。他們都有與祖先同葬一處的執見,他們雖則四處漂泊,但墓裏完整的頭骨,必須搬到海濱,隨祖先的遺骸葬在一起。《達爾文日記》上冊第248頁商務印書館1955年版。

 

普米族雖然不像印第安人那樣來自沿海,但是過去曾有自己的遊牧時代,天啓《滇志》卷三十稱古代普米族「隨畜遷徒。又有所謂野西番者,倏去倏來,尤不可制」。這種游居是使普米族實行火葬的原因,因而死到哪裡葬到哪裡。不過普米族跟原始人一樣,也有「與祖先同葬一處的執見」,把火葬後的遺骨遷移到公共墓地去,從而形成了二次葬風俗,宋兆赫先生又補充說:

 

「儘管二次葬起因不同,有一點是共同的,即死者都有與祖先歸葬一處的信仰,一方面是把死者的亡靈送到原來祖先的住地,讓死者與祖先相依為命,在另一個世界共同生活;另一方面,則將遺骨送到原來氏族的公共墓地去,實行二次葬。當然,這個遺骨集中地,可能是該氏族最早的墓地,也可能是該氏族在遷徒過程中重要的停留地的墓地。」二次葬另一種形式,叫「洗骨葬」。是將遺骨掘出放在水中洗淨再置於甕中或木匣內埋葬。

 

歷史文獻對此也多有記述。

 

《梁書》卷五十二列傳第四十六顧憲之傳記述衡陽地區風俗云:「山民有病,輒云先人為禍,皆開家剖棺,水洗枯骨,名為除祟。」

 

乾隆《貴州通志》卷七:

「六額子,⋯⋯人死葬亦用棺,至年餘,即延親族至墓前,以牲酒致祭,發冢開棺,取枯骨刷洗親白為度。以布包骨覆埋一二年餘,仍取洗刷,至七次乃止。」

居住在廣西少數民族地區的一些漢族人民,也有興洗骨葬風俗的。寧明漢族在二次葬中,所拾屍骨不僅要洗擦乾淨,還須用香火熏乾,按序人壇後請風水先生擇吉地再葬。若一時擇不得風水寶地,當地還有個「寄厝」習俗,即選一乾燥之處挖一個洞暫時寄放骨整,待得風水寶地再葬之。

 

 

洗骨葬在一些民族地區仍然存在。比如,廣西都安三隻羊區瑤族,被槍殺或跌山而死者,葬後三年須撿骨洗淨再葬。並要請巫師在死亡處殺牲開喪一天,這樣即可鏟除禍根。

甘為霖在《formosa under the Dutch 》一書說:

"他們在人死後二日做了許多喪儀之後,便把屍體的手和足包紮起來,而置於一竹篾做成的竹臺上。竹臺高約二荷蘭尺。立於屋内,其下生小火,便把屍體烘乾,這樣繼續九天之久。在這九天之中,屍體除去被烘熏以外,並用水洗滁,每日一次。至第九日屍體乃從竹臺上搬下,用蓆包紮。同時又在屋內另築一高臺,臺上圍蓋許多衣服,再把包以草蓆的屍體置於其上,一直經二三年之久,乃將遺骸移下,就屋內開一坑,把屍體葬於其中。"

這是俗稱的拾骨葬(Secodary Burial)又稱洗骨葬。

附錄:

〈人骨會說話123〉好兄弟暗中幫忙 撿骨媳婦見怪不怪【壹點就報】(撰文:顏幸如 攝影:楊弘熙)

若說告別式是生命的畢業典禮,失去至親的痛未曾真正放下,那麼,多年後的二次葬,像是最終安魂曲。當血肉沃化大地、留下森然白骨,時間慢慢撫平陽世親人的遽痛,死者之靈終該遁入逍遙世界,與祖先相聚。

華人社會的二次葬,又稱撿骨葬、執骨葬,至少有上千年歷史。家傳7代的撿骨師黃詠斌認為,撿骨習俗始自五胡亂華時代,戰亂迫使百姓帶親人遺骨南遷;也有民間傳說,相信源自孟姜女哭倒萬里長城;還有學者考據,指史前時代即有二次葬。

人死後血肉腐化,留下182塊骨骸,重組後將骨骸依人形裝進金斗甕中,需要專業技術。

台灣二次葬多為甕棺葬,撿骨後骨骸擦洗乾淨、充分乾燥,依人體骨骼結構置入約60公分高的陶瓷製金斗甕,之後擇吉日重新埋葬(入土為安),或供奉於納骨塔(入塔為貴),俗稱進金。從開棺撿骨到整治骨骸,儀式考究,象徵對先人的尊崇,絲毫馬虎不得。

 

黃詠斌說,撿骨師傅最棘手的難題不是蔭屍,而是盜墓。墳墓外表往往看不出被動過手腳,資深的撿骨師,破土後發現棺蓋小破損,心裡即有數。他說盜墓者不見得專找大墳:「隨機偷啊!挖個洞用工具伸進去亂攪一通。」

 

當棺蓋揭開,骨骸被盜墓者搗得不成原形,甚至斷裂。「後人的心有多痛啊!這種事有失陰德,但很多盜墓者吸毒頭腦壞掉,根本不在乎。」他透露平常包裝一門骨骸需半小時,處理被盜墓骨骸曾花3個多小時。「碎成好幾百塊,非常難拼!」人骨拼圖出現缺角,該如何補救?「用相思炭代替,儘量完成骨架完整性。」黃詠斌說,傳統撿骨每個環節都有特殊意義,以包裝骨骸的材料為例,相思炭寓意子孫長相思、竹纖維製成的粗紙象徵高風亮節、頭骨包薄絲布代表皮膚幼嫩;女性頭繫黑巾、額貼金花、後插大紅春仔花。「撿骨、進金就是祖先搬新家,當然要喜氣洋洋!」

 

黃詠斌以硃砂筆為頭骨畫出眼睛、鼻子、嘴巴。事後他解釋為何不畫耳朵。「長輩眼睛要明(照看兒孫)、耳朵要聾(閒話不入心),兒孫才過得好。別小看這古老行業,蘊含很多人生哲理哦!」

 

骸骨裝甕前,他叮嚀我們「儀式必須一氣呵成、全程不講話,你們就算看不懂,也不要發問,這樣對往生者不禮貌。」我們屏氣凝神,看他專注的將人骨排成屈膝坐姿,不時以粗紙、木炭固定縫隙。好不容易完成,他竟將沒裝滿、沒上蓋的金斗甕倒轉180度舉起,我腦海閃過頭骨落地不停滾動的畫面,嚇到叫不出聲、心臟差點蹦出來。

 

「這是必要的檢查過程啦!工夫不夠紮實,就會鬆動甚至掉出來。」心有餘悸之餘,我有點不以為然:「主人家不懂這些,更不會打開測試,幹嘛這麼講究?」他卻說:「這是積陰德的行業,做任何工作都要對得起自己良心,不是做給別人看的。」(撰文:顏幸如 攝影:楊弘熙)

俗稱土公仔的撿骨師,因與人骨為伍加上技術多不外傳,一直籠罩神祕色彩。近10幾年,政府大力推行火葬,老行業面臨消失危機。

鹿港有家傳承7代的撿骨工作室,第6代父親黃忠謀高齡73歲,偶爾兒子忙不過來,還會「代子出征」。別以為撿骨師社會地位不高,老客戶總尊稱老先生「黃師傅」,讚揚他專業慎重、手藝超群。這對父子摸過無數骨骸,也看盡苦難更迭。

 

帶進棺材的祕密,在血肉化為塵土後,再次重見天日,總被黃家父子一眼看穿。「骨頭真的會說話,一具骨頭就是一個完整的人生故事。我每次撿完老婦人骸骨,不管主人家愛不愛聽,總要叮嚀兩句『對你老母好一點、對你老母好一點』。」48歲的黃詠斌,工作鍛鍊出一身結實肌肉,他分析從清末至今三代的骨骸,男人越來越脆弱,女人越來越好。

 

「現代人骨質疏鬆嚴重程度,是以前10倍」他語出驚人。「以前的男人要下田、幹粗活,骨頭相對結實;現代男人肩胛骨和手骨比較細,加上不喜歡曬太陽,缺乏維生素D提升骨質密度,維他命吞再多都沒用;早年女性操持內外、孩子生得多,每生一次骨質流失一次,加上物資少,男人和孩子吃飽才輪到她,一生被榨乾,老了又駝又瘦。」他大膽預言:「50年後的人,手指頭進化得更長更細、眼睛更大。」

 

黃詠斌10幾歲能分辨男女骨骸,已轉業的哥哥更厲害。「我哥讀小六就能看出亡者有沒吸鴉片。骨頭摸多了,連生前個性都看得出來。」我問能否以實體說明,他說:「我爸說這是人家隱私,沒經同意不能隨便亮相啦!」

 

黃忠謀(左)將看穿骨頭祕密的工夫,傳授給兒子黃詠斌。

父子倆帶我坐電梯參觀2樓,門一開是莊嚴的地藏王菩薩像、淡雅檀香味和佛經音樂,乍看像佛堂,後方數百個明亮又井然有序的塑膠收納箱,一路頂到天花板。

 

黃詠斌像怕打擾安息者般,輕輕拉開箱子,裡面住著一具骨骸。「撿骨和進金之間會有一段空檔,這裡就是他們的臨時旅館,10幾年前為方便長輩探望先人,才裝了電梯。」父子透露,除了要擇吉時吉位,有時主人家晚輩病重或突然過世,進金(入塔或重新入土)時程會拖延。「最久住34年。」

 

黃忠謀167歲開始撿骨,我好奇他這一生撿過多少骨骸。「忘了啦!我只記得未來半個月要去哪裡工作,其他的通通不在腦袋裡,做這行,忘越多越好。」黃詠斌解釋,他們為不少名人或企業家族撿骨。「如果過目不忘,有心人來我們這兒打聽、故意去壞人風水怎麼辦?」我瞥見牆上有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合照。「施家也是你撿骨嗎?」「是啊!你認識他哦?他是我小學同學啦!」黃忠謀眼裡只有同學,施振榮不算名人。

 黃忠謀(右後)與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左後),是交情一甲子的國小同學。 黃忠謀提供

撿骨師收入不算高,父子倆卻把它當一生志業。黃忠謀說:「這是為民服務,很有意義的事。」台灣每年有10幾萬人死亡,去年火葬率達95%、土葬遺體減少至7千具左右,未來可撿的骨骸將越來越少,黃詠斌卻不擔心。「半世紀後這行業還在,只是市場變小了。」

 

這是一門特殊的家傳手藝,浪費這門手藝,對不起我的祖先。我和哥哥的兒子從小一定要學,未來是否靠這吃飯,下一代自己決定,我不想限制孩子的人生。」真的不擔心失傳嗎?他想想補充一句:「人生哦!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做這行久了,比別人看得開啦!(撰文:顏幸如 攝影:楊弘熙)

 

彰化鹿港撿骨世家第4代黃金獅從中國渡海來台,子孫一脈承繼祖業,到黃詠斌已是第7代。10幾年前曾吸引美國國家地理頻道來台錄製專題,介紹神祕的東方習俗。

 

黃家遵循祖制,從老婆、女兒到媳婦,家裡的女人不碰骨頭。黃詠斌太太賴美君是台北小姐,年輕時在台中當髮型設計師,朋友介紹認識另一半,她愛上小鎮的質樸單純,稱讚老公「超級鹿港」:「我最欣賞他的踏實,是個可以依靠的男人。」

 

剛開始沒心理障礙嗎?賴美君笑說:「骨頭有什麼好怕的?有時候活人更可怕。」婚前公公即言明,她只負責接電話、電腦建檔、聯繫客人,10幾年來一直在工作室幫忙。

 

率直的黃詠斌,不喜歡妻子多談靈異事件,因為「信者恆信,不信者會質疑我們吹牛。」我不死心私下再問,她拗不過糾纏,透露:「有幾次特殊經驗,不知算不算。」

 

黃家的7代撿骨事業,上過許多媒體版面。 黃忠謀提供

黃家的7代撿骨事業,上過許多媒體版面。 黃忠謀提供

賴美君說,民間習俗孕婦不得接觸撿骨,有次人手不夠,她臨時請朋友當老公助手,懷孕的她過意不去,跑到朋友快餐店幫忙包便當,兩人交接後回到家:「莫名其妙上吐下瀉,婆婆說是沖到,帶我到廟裡祭改,竟然馬上好了!」那次她還是半信半疑,有次把出生40天小女兒放在工作室長椅內側,幾分鐘上廁所回來「還不會翻身的小嬰兒掉在硬梆梆地上,不哭不鬧而且毫髮無傷!」嚇出一身冷汗的她,終於信了公公所說,這是集道德、陰德、功德於一身的行業,秉著良心去服務「會有很多好朋友暗中幫忙。」

 

黃忠謀(左)常叮嚀兒孫,秉著良心做事「會有很多好朋友暗中幫忙」。

黃忠謀(左)常叮嚀兒孫,秉著良心做事「會有很多好朋友暗中幫忙」。

撿骨業大多與地理師合作,極少主動招徠生意。某次有年輕人上門,原來他多次夢到過世長輩站在一處招牌前不講話,跑到公墓入口,果真看到夢中畫面,「那是我們家極少數招牌之一,那位長輩入葬多年,托夢提醒後人該為自己撿骨了。」

 

我問:「聽說有小孩謝恩的事嗎?」她說:「是我大嫂的時代啦!她的奇遇很多。」

 

黃詠斌大哥黃雅鍾未轉行前,妻子幫著婆婆林麗華打理業務,某天一名老先生淋雨上門選骨甕,婆媳倆事後依指示打電話聯繫,卻遭家屬質疑想敲詐,事後經歷老先生兒子被托夢、子孫擲筊請示,才知雨天造訪的老先生不是家屬,而是往生者親自「挑選新家」;黃家長孫幼年時從樓梯間跌下,林麗華驚慌衝上前安撫,沒想到孫子竟說:「阿嬤,好多人來抱我哦!」賴美君說:「那個小男孩,現在已經當爸爸囉!」

 

至於廣為人知的小孩謝恩,則是20幾年前鹿港公墓大遷葬,有家屬認錯先人墳墓,意外挖出小孩骨骸,第6代黃忠謀建議家屬先安置骨骸,當晚林麗華夢到穿國小制服的男孩自稱「陳天送」,醒來告訴丈夫,幾番周折才找到陳天送的母親。3年後,「陳天送」入夢感謝第7代長媳,說自己已經入塔,「你們家很熱鬧,很喜歡來你們家玩」。(撰文:顏幸如 攝影:楊弘熙)


討論
編號標題回應日期
25761
(悄悄話)
0
09-01 05:52, liuhp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