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位置: liuhp 四書
論語新解解讀
by liuhp, 2019-10-04 11:01:05, 人氣(55)

《論語》靜靜地,躺在悠悠歷史長河中,距今有兩千載以上。

歷來注釋論語者不斷,最著者有三書。

一、何晏《集解》網羅了漢儒舊義。皇侃《義疏》,廣收自魏迄梁諸家。兩書相配,可謂《論語》古注之淵藪。

二、朱熹《集注》,宋儒理學家言,大體具足。

三、劉寶楠《論語正義》,為清代考據家言一結集。

何氏《集解》收入《十三經註疏》中,宋以前人讀《論語》注,已八百年。朱注不能完備。

清儒考據訓詁之學度越前人,朱注誤處均經糾正。但是清儒持漢、宋門戶之見過嚴,有朱注正確而清儒刻意立異,轉復偏失的地方。許多駁正,復眾說多歧,未歸一是。又考據家言,辭煩不約,令讀者視為畏途。現今社會流行,仍以朱注為主。

 

民國以來,閩縣程樹德著《論語集釋》,徵引書目,共十類百八十種。異說紛陳,使讀者如入大海,汗漫不知所歸趨。蒐羅廣泛而別擇未精,反為其失。故《論語》雖為一部中國人人必讀書,釋《論語》者雖代不乏人,而就今言之,則仍缺一部人人可讀之注。

藉《論語》說話,事有兩難。異說既多,貴能折衷,一也。

何晏《集解》距今一千七百年,朱注距今八百年,劉氏《正義》距今亦一百六十年。時代變,人之觀念言語亦多隨而變。如何用今之語言觀念闡釋二千五百年前孔子之道,訓而能得其近是,使古今人和悅以解,甚為重要。

解《論語》,難在義蘊,不在文字。欲以通俗之白話,闡釋宏深之義理,費辭雖多,而情味不洽。又務為淺顯,驟若易明,譬如嚼飯哺人,滋味既失,營養亦減,意不如改用文言,惟求平易,較可確切。雖讀者或多費玩索之功,然亦可以凝其神智,而浚其深慧。

 

《論語》二十篇開始即曰:「學而時習之,不亦悅乎。有朋目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孔子一生為人,即在悅於學而樂於教。人之不知,亦當指不知此上兩端言。故又曰:「若聖與仁,則我豈敢。我學不厭而教不倦。」又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學也。」則孔子之自居,在學在教,不在求為聖人。《論語》書中豈不已明言之。

此猶言:「但問耕耘,莫問收穫。」抑且秋收冬藏之後,豈能不復有春耕夏耘。而且耕耘仗己力,而收穫則不盡在己力。

固亦有既盡耕耘之力,而復遇荒歉之來臨者。

孔子生前其道不行,又豈孔子之過。孔子五十而知天命,此即天命之所在矣。人之為學,又豈能超乎其天之所命。此惟西方人戰勝自然、克服自然、有此想。中國人則不作此想法。知天法天之道,其要乃在此。

顏子曰:「夫子步亦步,夫子趨亦趨,夫子奔逸絕塵,而回瞠若乎後矣。」孔門七十二弟子,師弟子間,莫不尊顏於為好學。後世有孟子,其時群言並興,而楊、墨之言盈天下。孟子則曰:「乃我所願,則學孔子。」又曰:「能言拒楊、墨者,皆聖人之徒也。」又曰:「人皆可以為堯舜。」孟子特以為聖人勉當時之學者。後世以孔、孟並稱,而每引孟子語以堯舜自勉。則其為學趨向,有時與孔子有相異。

宋代朱子定《語》、《孟》、《學》、《庸》為四書,朱子又曾有「顏子細,孟子則較粗」之辨。而學者每喜讀《孟子》書,時若有逾於《論語》。即如朱子同時陸象山已然。而明代王陽明則益見其為然。陽明求為聖人,及其龍場自悟乃曰:「聖人處此,更有何道?」則豈不先世之孔子,亦當學後代之陽明。此乃禪宗一悟成佛,己身成佛,立地成佛之餘意。此語實易引人人歧途,而其流弊有不可勝言者。

朱子為學,則學其前賢如周、張、二程。濂溪教二程:「尋孔顏樂處,所樂何事?」則所學即學其樂,所樂亦樂其學,此與孔子泰半尚無大相異。惟橫渠則學之所長,乃在其苦學處。故伊川《與橫渠書》有云:「觀吾叔之見,志正而謹嚴,深探遠賾,豈後世學者所嘗慮及。(觀察(表)叔叔你的見解,(姪兒程頤認為,你的見解)志向既正,態度亦嚴謹,深入探察深遠的奧祕,後世學者哪裏考慮到這么深遠!

然以大概氣象言之,則有苦心極力之象,而無寬裕溫和之氣過,以總體氣象來評價,則有苦心極力之表象,無寬裕溫和之氣。非明睿所照,而考索至此(你的見解,並非來自內心的聰明遠見,而是來自苦心極力的考證探究)。故意履偏而言多窒,小出入時有之(文章的不通之處不少,小毛病有時也有)。更望完養思慮,涵泳義理,他日當自條暢希望叔叔你修養完善你的思想,深入領會“義理”,以後(你的理論)一定會条直通畅)。」可見橫渠為學,實有似西方哲學家,所學對象多在外,少在己。如其論《易》即然。《易》象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此亦與孔子意相近。而橫渠之努力,則有引人入歧途處。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