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討論位置: 區域文學〈一〉
區域學術
1樓

Fm 區域學術 區域文學

劉師培清學史研究在中國近代學術史上應該有他的一席之地.不管他清學史研究以章太炎《清儒)爲起點.還是其論學具有明顯的政治傾向,我們都不應該忽視他在研究清學史領域的諸多刨獲,對清代學術演變作了獨特的闡述,提出幷實踐了新的學術命題,開拓了清學史研究的新領域,突顯揚州學派的學術地位,這些都是章太炎所不及的。劉師培在討論清學史時,注意到了對同一個對象作多角度分析,他往往從變遷”、“不同”、“得失”視角論述清學.認識到了學術不僅存在空間上的差異,而且還存在時上的區別。劉師培在清學史研究方面的學術觀點都比較平實.少有激進之論,也正因爲如此.他在晚清學林贏得了不同學派傾向學者的認同。劉師培對梁啓超、胡適、錢穆的清學史研究均有直接或聞接的影響,可以說.他在近代學術史上的影響是深遠的,否認劉師培在清學史研究領域的先驅者、開拓者地位,是不符歷史事實的。

二、學以域分學術命題的提出

2O世紀初,歐風美雨,西學東漸,西方各種學術思潮紛至沓來.對中國近代學術史的影響是不言而喻的。劉師培前期是位極富開拓性的學者,對西學不像舊式文人那樣,故步自封,排斥新知,而是積極研究與傳播西學,他有詩日:“西籍東來迹已陳,年來窮理倍翻新。只緣未識佶盧字,縐學何由作解人。”師培雖然出身傳統的經學世家,但是對“東西洋哲學,無不涉獵及之”。當時一些進步學者幷不是爲了學西學而學西學,旨在溝通中西學術.藉西學以證明中學,發揚中國傳統學術文化。劉師培在《中國歷史教科書》“凡例”中說道,“今日治史,不專賴中國風籍。西人作中國史者,詳述太古

事迹,頗足補中史之遺。今所編各課,于徵引中國典籍外,復出參考西籍兼宗教社會之書,庶人群進化之理可以稍明。劉師培藉西學以論中學,雖然有牽强附會之嫌.但是其學術成就是有《遺書》可考的,在中國學術思想史領域,著有《周末學術史序》、《南北學派不同論》、《兩漢學術發微論》等。由于西學的引入.開闊了學術視野,劉師培提出了一些很有創新的學術命題,學以域分就是在這樣的學術背景下提出的。

20世紀初,西方“地理環境决定論”傳人中國,曾風靡一時,很快被學者所吸納,藉以討論中國學術。“初,大湖之濱,蘇、常、松江、大倉諸邑,其民佚麗。白晚明以來,喜爲文辭比興,飲食會同,以博依相問難,故好瀏覽而無紀綱,其流風遍江之南北。惠棟興,猶尚該洽百氏,樂文采者相與依違之。及戴震起休寧,休寧于江南爲高原,其民勤苦善治生,故求學深邃,言直據而無溫藉,不便文士”,∞章太炎從地理環境角度討論精學,認爲漢學與桐城派勢不兩立存在地理環境的必然性。劉師培推而廣之.藉以討論整個中國古代學術史,關于清學部分,著有《南北考證學不同論》。劉師培認爲,“蓋五方地氣.有寒暑燥滋之不齊,故民群之習尚,悉隨其風土爲轉移”,0注意到了“習尚”與“風土”的內在聯繫。劉師培把明、清之際以來近三百年錯綜複雜的學術源流,一分爲南北兩支。南學又分爲二派:

(-)以黃宗羲、萬斯大、毛奇齡、胡渭以及吳越之地的蔡德晋、朱鶴齡、吳鼎、俞汝言諸人,爲一派;

()把杭世俊、全祖望、臧琳及東吳惠氏、餘蕭客、錢大昕、王嗚盛、池星衍、洪吉亮、邵晋涵、袁枚、趙翼歸爲南學另一派。而對于北學,“皖南多山,失交通之益,與江南殊,故所學亦與江南迥异”,先有梅文鼎,精推步之學.後有戴震之學,“實事求是,以實用爲歸” 戴震死後,皖南學者,各得其性之所近,以揚州爲最盛,有高郵二王、高化任大椿、儀征阮元、甘泉焦循、淩廷甚.劉文淇諸人,“蓋乾、嘉、道、成之朝,揚卅I經學之盛,白蘇常外,東南郡邑莫之與京焉。遂集北學之大成”。劉師培還把南北之學的差异歸納爲三點:()吳中學派傳播越中,于緯書威加崇信,而北方學者鮮信緯書;(-)徽州學派傳播揚州,于禮學鹹有專書,而南方學者鮮精禮學;()北人重經術而略文辭,而南人飾文詞以輔經

術。最後劉師培指出,今觀于近儒之學派,則吳越之儒,功在考古,精于校仇,以博聞爲主,乃深蕪而窮其支葉也;徽揚支儒.功在知新,精于考據,以窮理爲歸,乃簡約而得其瞢英者也。南北學派.與昔迥殊,此固彰彰可考者矣。

劉師培不僅認識到學術因空問地域而有所不同,而且在時問上也存在不斷演變的過程,不是一成不變的,自是以後,江北皖南,⋯⋯然精華既竭,泄發無餘,鮮深識玄解,未能競勝前儒,南北之學的流弊不斷暴露,所以才導致常州今文學的興起。雖然學以域分,但是地域性的學術不是完全封閉的,它們之間也存在學術交流、交匯與趨同.互相影響,劉師培說清儒或析同爲异,或合异爲同,正反映了不同學術之間的互動,幷非鐵餅一塊。當常州今文學大興之時,江北學者:包慎言、劉恭冕、莊械、均治《公羊》,此南方學派輸入江北者也;同樣也有江北之學輸入南方的,主要有兩派:

以陳壽棋、陳慶鏞等人爲代表的閩中學派和以金鶚、黃式三、俞樾、孫詒讓爲代表的浙中學派。啦劑師培把多樣化的學術,一概按地理區分爲南北二派,不免很失欠缺,然而注意到地理環境對社會習尚和學術分布的影響,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他幷沒有把地理環境看成决定性因素,《江寧鄉土歷史教科書序》、《江蘇鄉土歷史教科書叙》,都有批評地理環境决定論的文字。劉師培提出了學以域分學術命題,幷且貫徹該命題著有《南北學派不同論》.應該說具有重要的學術意義,後來學者探討中國學術文化史,無不論及地理環境對學術文化的影響,如馮友蘭,譚其驤等學者對此都有專論,可見劉師培學以域分學術命題在近代學術史上的影響了。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