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討論位置: 區域文學〈一〉
南北文風在李白身上得以融合
1樓

南北文風在李白身上得以融合

南北文風之所以能在李白那裡融會為一股新的詩潮,與其經歷有關。他早年生活在蜀中,蜀中文化給他以最早的啟迪。

李白十五觀奇書,作賦淩相如(《贈張相鎬》)早已將司馬相如當成學習的楷模和競爭的對手,並在辭賦寫作上打下堅實的基礎。

而陳子昂的詩文革新對初入詩壇的李白也不會沒有震動。李白出蜀之後,南遊洞庭,東游金陵、揚州,後來回到江夏一帶,與許圍師的孫女結婚,定居於安陸。早在春秋戰國時期,就已形成荊楚文化,《楚辭》、《老子》以及受《老子》影響的《莊子》構成荊楚文化的特點。臨其地,習其文,那種崇尚自然,耽於幻想,充滿浪漫情調的文化必定給年輕的李白留下深刻的印象,李白集中莊屈影響的例證不勝枚舉

而長江中下游又是西曲與吳歌的發源地,南朝民歌的情調也影響了他的創作。此後,他北遊洛陽、大原,東游齊魯,寓家任城,這些活動不僅使他擴大了視野,而且得以親自體驗北方文化的貞剛之氣。天寶元年到天寶三載,李白在長安有機會接觸盛唐時代最優秀的文化,離開長安以後又一直過著漫遊的生活,廣泛地領略南北各地的自然風光,瞭解各地的習俗和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這使他的創作得以在大一統的唐帝國廣闊的文化背景上展開,並取得局於一隅的詩人決不可能取得的成就。南北文風在李白身上得以融合,這不僅是通過對前代詩人的學習達到的,更重要的是從豐富的生活經歷中實地感受之後,自然而然融合到一起的,因此才能達到那麼完美的地步。

李白特殊的身世使他更易於接受這種時代潮流的影響。他出生於中亞碎葉(中唐文人範傳正,他非常崇拜李白,給李白重新整修墓碑,撰寫《唐左拾遺翰林學士李公新墓碑並序》,碑文中提到:“公名白,字太白,其先隴西成紀人。約而計之,涼武昭王九代孫也。隋末多難,一房被竄於碎葉,流離散落,隱易姓名。”值得一提的是,範傳正的碑文是在見到了李白兒子伯禽的親筆記錄之後而作,而作爲李白最親的人,伯禽不太可能隨意編造自己父親的出生地,李白出生於碎葉這種說法更可靠一些。),五歲才到四川。碎葉是西域商賈和漢族雜居的地方,不管李白是否有胡人的血統,他幼年一定受到西域文化的洗禮。這使他容易擺脫傳統的束縛而易於受異端濡染。而相容並包的胸懷和開放的眼界正是盛唐文化最主要的特色。把李白放到中外文化交流的這個背景上看,他能夠成為盛唐文化的偉大代表是一點也不奇怪的。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