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關公與財神信仰
1樓

關公與財神信仰

 

關帝有求必應說,亦即為關帝多功能說。首先關帝信仰民俗把關帝視為商業神一財神。

 

乾隆二十一年(1756)編《解梁關帝志.廟制》記:解州關帝廟“歲常以四月十一日為賈區(商業區),百貨珍貴之物,無不走集,逾三旬乃罷”。這是借關帝信仰民俗舉行集市貿易的記載。

 

     洛陽關林鎮的關陵,則自萬曆年間起,於每年五月舉辦廟會,也利用廟會舉行集市貿易。可以這樣說,自明未清初,關帝逐漸由儒、道、釋爭祀的顯靈神明向商業神明演變。

 

如今台灣新竹關帝的塑像高達120尺,加上太師椅,竟高達150尺。這表明關帝作為商業神地位之高。

 

泉州通淮關岳廟祈求經營順利的「籤詩」逐年增多,這反映了關帝成為財神的、社會現實。

 

    據鄭國棟先生統計,信徒祈求生產經營的「籤詩」所想佔比例逐年增加,如“1985年佔求籤數()10.8%,1987年上升為19.9%, 1989年佔40%, 1993年達45%”。

 

        這從另一種角度反映了社會經濟的動態,也是關帝成為主要財神的最好說種角度反映了社會,其次,關帝又是有求必應的多功能神明。前文已述,常平故里家廟崇寧殿前的兩棵千年古柏樹幹上,各繞土數百匝紅色紗繩,就是信眾祈求的表示,每一匝都代表一次的祈求。民國十七年(1928)、二十一年、二十二年、二十三年和二十五年,泉州府晉江縣城三教鋪厚城境的「吳門楊氏酬神疏」,可以看出民國前期,泉州通淮關岳廟的社會功能是「祈求植福」、「共保平安事,丁財加添」、「回家順序、「身命健康,全家平安」,「四時八節有慶,」、「諸事亨旺」、「庇佑家門迪吉」和「得育女孫」。

 

   

 

    道光二十年泉州同安人四川總督蘇延玉書寫關帝《覺世真經》。道光二十二年(1842),「刻石藏於通淮古廟,以應聖訓而垂久遠」,「敬天地,禮神明。奉祖先,孝雙親。守王法,重師尊。愛兄弟,信友朋。睦宗族,和鄉鄰。別夫婦,教子孫」等等勸善內容。光緒十一年(1885),泉州入狀元吳魯又刊刻為字帖,廣為流傳。可謂關帝信仰的社會功能齊全矣。據鄭國棟先生統計,近年來人們生活提高丁,「建厝、購房、搬遷,以及房屋糾紛等等,也逐年增加,求籤比例也上升。如1985年僅佔9%,1990上升到12.2%1993年達16,8%"。人們生活的提高,關帝的社會功能也隨之擴大了。關帝信仰文化里的「忠」的精神,延伸到經濟領域,則為,「產業報國」的企業經營宗旨。據雲,日本的松下集團和中國的長虹集團都是一種超越經濟利益的高層次的高尚的追求,具有很大的凝聚力。

 

關帝信仰民俗文化里的「信譽」,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倫理的基本原則。市場經濟愈發展,市場競爭愈激烈,越要求人們恪守信譽。弘揚關帝信仰民俗文化,對經濟領域的欺詐、違約、投機和權錢交易等腐敗現象,是一種倫理道德的約束。所以,要把人們對關帝信仰民俗中的守信倫理道德,提升到市場經濟守信原則的遵循。《解州關帝廟》一書,引美國芝加哥大學人類學系博士焦大衛的話:“關帝信仰民俗文化提倡的仁就是愛心,義就是信譽,智就是文化,勇就是不怕困難。上帝的子民如果都像你們的關公那樣,我們的世界就會變得更加美好”。

 

關帝有求必應說,亦即為關帝多功能說。首先關帝信仰民俗把關帝視為商業神一財神。

 

乾隆二十一年(1756)編《解梁關帝志.廟制》記:解州關帝廟“歲常以四月十一日為賈區(商業區),百貨珍貴之物,無不走集,逾三旬乃罷”。這是借關帝信仰民俗舉行集市貿易的記載。

 

     洛陽關林鎮的關陵,則自萬曆年間起,於每年五月舉辦廟會,也利用廟會舉行集市貿易。可以這樣說,自明未清初,關帝逐漸由儒、道、釋爭祀的顯靈神明向商業神明演變。

 

如今台灣新竹關帝的塑像高達120尺,加上太師椅,竟高達150尺。這表明關帝作為商業神地位之高。

 

泉州通淮關岳廟祈求經營順利的「籤詩」逐年增多,這反映了關帝成為財神的、社會現實。

 

    據鄭國棟先生統計,信徒祈求生產經營的「籤詩」所想佔比例逐年增加,如“1985年佔求籤數()10.8%,1987年上升為19.9%, 1989年佔40%, 1993年達45%”。

 

        這從另一種角度反映了社會經濟的動態,也是關帝成為主要財神的最好說種角度反映了社會,其次,關帝又是有求必應的多功能神明。前文已述,常平故里家廟崇寧殿前的兩棵千年古柏樹幹上,各繞土數百匝紅色紗繩,就是信眾祈求的表示,每一匝都代表一次的祈求。民國十七年(1928)、二十一年、二十二年、二十三年和二十五年,泉州府晉江縣城三教鋪厚城境的「吳門楊氏酬神疏」,可以看出民國前期,泉州通淮關岳廟的社會功能是「祈求植福」、「共保平安事,丁財加添」、「回家順序、「身命健康,全家平安」,「四時八節有慶,」、「諸事亨旺」、「庇佑家門迪吉」和「得育女孫」。

 

   

 

    道光二十年泉州同安人四川總督蘇延玉書寫關帝《覺世真經》。道光二十二年(1842),「刻石藏於通淮古廟,以應聖訓而垂久遠」,「敬天地,禮神明。奉祖先,孝雙親。守王法,重師尊。愛兄弟,信友朋。睦宗族,和鄉鄰。別夫婦,教子孫」等等勸善內容。光緒十一年(1885),泉州入狀元吳魯又刊刻為字帖,廣為流傳。可謂關帝信仰的社會功能齊全矣。據鄭國棟先生統計,近年來人們生活提高丁,「建厝、購房、搬遷,以及房屋糾紛等等,也逐年增加,求籤比例也上升。如1985年僅佔9%,1990上升到12.2%1993年達16,8%"。人們生活的提高,關帝的社會功能也隨之擴大了。關帝信仰文化里的「忠」的精神,延伸到經濟領域,則為,「產業報國」的企業經營宗旨。據雲,日本的松下集團和中國的長虹集團都是一種超越經濟利益的高層次的高尚的追求,具有很大的凝聚力。

 

關帝信仰民俗文化里的「信譽」,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倫理的基本原則。市場經濟愈發展,市場競爭愈激烈,越要求人們恪守信譽。弘揚關帝信仰民俗文化,對經濟領域的欺詐、違約、投機和權錢交易等腐敗現象,是一種倫理道德的約束。所以,要把人們對關帝信仰民俗中的守信倫理道德,提升到市場經濟守信原則的遵循。《解州關帝廟》一書,引美國芝加哥大學人類學系博士焦大衛的話:“關帝信仰民俗文化提倡的仁就是愛心,義就是信譽,智就是文化,勇就是不怕困難。上帝的子民如果都像你們的關公那樣,我們的世界就會變得更加美好”。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