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討論位置: 用行舍藏
「尊賢使能」,「尊德樂道」
1樓

【讀解】

「尊賢使能」,「尊德樂道」

    這個連管仲都不屑於做的人就是孟子自己。因為在《公孫丑上》裡,當公孫王提出管仲來和孟子相比時,孟子已經說過,自已根本不屑於與管仲相比。比都不願意比,當然就更不願意做了。

 

可見孟子的自視是很高的。

 

    自視既然這樣高,當然就不願意被呼來喚去的了。自己主動要去朝見是一回事,被召喚去朝見又是另一回事。所以,孟子才有被景丑等人所不理解的行為。這種行為,不僅孟子有,就是孔子也是有的。我們讀《論語·陽貨》記錄孔子虛與委蛇對付陽貨的情況相似。說穿了,是因為凡是自視甚高的人都很注意自己的立身「出處」。這種做法,在民間的看法可就不一樣了,說得好聽一點是「清高」,說得不好聽一點是「擺架子」,再說得難聽一點那可就是「迂腐」而「酸溜溜」的了。

    或許正是因為這樣,因為他們的「清高」(或「迂腐」)而不肯苟且,所以無論是孔子還是孟子周遊列國都不被重用,空有滿腹經綸和濟世良方。相反,像蘇秦、張儀那樣的縱橫家卻完全沒有孔、孟的「清高」(或「迂腐」),「展開談天說地口,來說名利是非人」,只管遊說得君王高興,不擇一切手段,結果卻大行其道,甚至能夠「配六國相印」。

 

    撇開對孔、孟與蘇秦、張儀的比較不論,回到對用人一方面的要求來看,孟子在這裏的意思是很明確的,就是要求當政治目的君王「尊賢使能」,「尊德樂道」,禮賢下士,主動放下自己尊貴的架子而啟用賢才,甚至拜賢才為老師,就像商湯王對待伊尹,齊桓公對待管仲那樣。其實,這也是儒學在用人問題上的基本觀點。雖然孔、孟本人一生宣揚這種觀點而自身並沒有受到過這種待遇,但他們的思想卻對後世的用人之道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劉玄德「三顧茅廬」請諸葛亮的故事,不就是這種影響最為典型的例證嗎?

 

    當然,有這種典型的例證並不意味着後世都在實施着孔、孟的觀點。而是恰恰相反,人們越是津津樂道於「三顧茅廬」的故事,就越是說明現實中缺乏這,種「禮賢下士」、「求賢若渴」的作風。事實上,孔、孟的思想永遠都給我們以理想主義的感覺,他們所提出的一些思想觀點,就是在兩千多年後的今天,也仍然使人感到有很多理想的成分。

    或許,也正是因為有這種理想的成分吧,才使他們的理論歷久而常新,給人以啟迪而不會過時,這已經是題外的話了。回到用人和被用的問題上來,既然當政者多半「好臣其所教,而不好臣其所受教」,既然任人唯賢、禮賢下士是如此困難,如此難遇,作為被用的人,有一點「不可召」的清高和骨氣,不也是應該的嗎?正如曾子所說:你有你的官位,我有我的正義,我又輸與你什麼呢?

 

    所以,我們還不能簡單地認為孟子「不能造朝」是故作姿態,是迂腐,而應該肯定他的清高和骨氣。不然的話,「亞聖」之名從何得來呢?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