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討論位置: 評紅字
〈羊男的迷宮〉影片心得
1樓

〈羊男的迷宮〉影片心得               94420068 郭雅姿

    「這是一個地下王國的童話,這個國度沒有死亡、痛苦、悲傷、謊言,只有童心,及不凋謝的玫瑰。地底王國有無憂無慮的公主,但她順著樓梯走出了地底,變成人類,忘記自己是誰。她的父王一直堅信,公主有一天會回到地底王國。」
   
影片由死亡與童話鏡頭開始,隨後轉回現實,混合一種黑暗的壓迫感,身為觀眾的我們也被緊緊壓住。
   
地底是美好永生的綺麗世界,但地上卻恰好相反,是砲火不斷的內戰場面,佛朗哥將軍即將取得政權的西班牙。這部影片值得討論的細節繁多,這星期以來不斷與同學重複談論到電影的外延,慢慢塑造出極端對比的這兩個世界「合一」的輪廓。正因如此,童話、醜惡、人性、承諾…等,意義寬廣並相輔相成。

1.羊的形象

    「羊」的形象最先顯露在石羊雕像,雕像缺少一邊眼睛,而奧菲莉亞在填上另一邊眼睛的同時,也意味她將看清楚真實人性世界。此時,「小精靈」現身則是即將看清現實的奧菲莉亞,替自己建造一座幻想世界的開端;她在看見第一種極端(殘酷)世界之後緊接著讓第二種極端(童話)世界銜接出現、重疊,立即形成自我保護。

    另一個羊形象就是牧神,祂是孕育萬物與生命的大地。牧神在希臘神話裡的形象喜愛喧鬧和玩樂,善於唱歌、跳舞,充滿活潑的生命力。但片中牧神語氣、樣貌及情態,讓人無法分辨祂的正邪,是天神還是魔鬼。牧神給奧菲莉亞三項任務,而祂究竟是「協助者」還是「引導者」?這三項任務的達成是回到公主身分得到美好的永生,還是只是用死亡換取離開現實生命?

     第三種羊的形象出現在書本裡,那是奧菲莉亞母親染血的子宮圖案。個體離開母體後開始走進獨立生命,就像離開子宮後便進入迷宮,展開一段尋找自我的遊戲。曼陀羅全株有毒,奧菲莉亞的弟弟也變成毒物,他的新生讓媽媽受盡磨難、失去性命,他身上的血脈既有毒又純潔,一如曼陀羅,就是少數在風雨中還能自在地美麗、美麗得這麼昂揚堅挺的植物;對奧菲莉亞來說弟弟的出生本身便是一種矛盾。

2. 三個試驗
   
奧菲莉亞重返美好王國的三個試驗對照出西班牙游擊隊重返政權所遇到的革命難關;奧菲莉亞的冒險救是瑪西蒂的犯難。
   
第一個試驗是勇氣之德,奧菲莉亞鑽進樹洞解救橡樹的生命,忍受髒污以及噁心的蟲子,但是她很鎮定,並且充滿智慧地與蟾蜍纏鬥,過了第一關卡。瑪西蒂冷靜地替游擊隊打暗號、送東西,也是想挽救西班牙國家生命;她忍受替敵人奉獻的屈辱,進入到敵營,用智慧跟將軍搏鬥。

    第二段試驗對象是吃小孩的魔鬼,牆上全是他冷酷的「傑作」,當奧菲莉亞打開粉筆畫出的門時,沙漏開始計時,她必須依靠精靈幫助,以及節制之德來通過考驗。最後她背棄了誓言,偷吃葡萄,食人魔也裝上眼睛看見一切,緊追奧菲莉亞不放,差點回不來。
   
奧菲莉亞與粉筆門的形象也正突出瑪西蒂與倉廩之門。將軍扣住糧食,欺壓百姓的經濟民生,跟食人魔沒兩樣,瑪西蒂也有無形的沙漏提醒她時間緊迫,必須趕緊將物資運給游擊隊。瑪西蒂的行為與情緒露出端倪,食人魔將軍更像裝上眼睛,洞悉了瑪西蒂的不對勁。(食人魔吞食精靈這一段劇情其實很血腥,而他的手眼一體更清楚讓人了解他的殺戮之性,眼睛看到什麼不合意的,手也同時做出毀滅對方的行動。)節制之德的失敗,是人之本性使然。

   
第三個任務試驗著奧菲力亞公主的良心抉擇,悲天憫人的心腸。母親留下的最後一件遺物就是弟弟,她不能將弟弟留在現實生活裡,她想帶他到童話的世界裡當王子,一樣得到永生。但最後牧神需要殺了弟弟才能讓奧菲莉亞重返地底王國,奧菲莉亞拒絕這個選擇,她無法犧牲這份愛。
   
瑪西蒂承諾要帶走奧菲莉亞,離開將軍的陣營,但奧菲莉亞目前對游擊隊來說是一個累贅;此處奧菲莉亞的角色便轉成跟弟弟一樣了。奧菲莉亞的純潔之血替瑪西蒂與游擊隊開啟了勝利大門,讓他們獲得短暫重返西班牙的希望(返回地底王國的短暫情節),不過現實依舊很現實,離開的生命回不來。

3.繼父形象

    這部影片最突出的角色非繼父(將軍)莫屬了,對時間要求、寧可錯殺一百、愛美挑剔。看完影片後我們也對於西班牙內戰歷史稍具概念,在將軍身上看到的是西班牙政權的對手--佛朗哥的可怕政權化身。沙文主義與囂張殘酷都是一種無情政權的象徵。(佛朗哥引發了1936 1939年的西班牙內戰,這場內戰被視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奏:佛朗哥在國內實施軍事統治。)

    片中大部分的「鮮血」均與將軍有關,他是與童話相反的成人,「成人」與「童話」原本是背離的二個端點,但是將軍最後進入了童話迷宮的世界,他看不見童話人物,看不見牧神。更射殺奧菲莉亞,摧毀奧菲莉亞的綺麗王國,於此看來是成人扼殺了童話,現實扼殺了幻想。

4.搖籃曲
   
奧菲莉亞害怕無助的時候瑪西蒂唱了搖籃曲給她聽,這首搖籃曲是兩個人彼此信任、形象重疊的牽引,最後在堅石盤繞的迷宮盡頭,奧菲莉亞死去,瑪西蒂沒有完成承諾,來不及趕上,只能哼搖籃曲安慰彼此,從此奧菲莉亞的世界不再血腥殘酷。
   
其實搖籃曲一直有撫慰人心的強大能量,就像媽媽只要拍著你的背說:「乖。」外界的危險彷彿就會遠離,我們的世界也不再嘈雜,很安心、平靜。相信同學們看見這幕都為之鼻酸。

 

5.童話的存在

    「你相信童話世界嗎?」記得有套書叫做《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便對我們熟知的童話故事做翻案、驚悚的重新詮釋。
   
如果你相信童話,那麼這部影片裡的童話血腥、灰暗、冰冷不已,只有可怕的蟾蜍、荒涼詭異的迷宮。如果你不相信童話,那麼現實卻是更血腥、灰暗、冰冷。奧菲莉亞最後選擇讓靈魂逃離現實,讓身體死在童話場景裡;幸好清澈無邪的童心沒有消失。

 

     與上一部〈羅馬假期〉同樣是公主的故事,〈羊男的迷宮〉卻帶給我黑暗濕冷的感覺,這次城堡裡不再是夢想而是時代與政權的殘酷。雖然看完當下只能長長地嘆一口氣,說不出任何話,但一個星期下來,時常與同學討論到情節與人物的塑造,真的感受到這一部影片值得反芻的遠比我想像更多更多。

    如果用「地上」角度重新改寫過影片開頭的那段台詞,正好可以幫影片作完整的結尾:「這是一個地上王國的童話,這個國度充滿死亡、痛苦、悲傷、謊言,只有童心,是不凋謝的玫瑰。地上王國有個憂慮的公主,她順著樓梯走進地底,變成非人類,希望可以忘記自己是誰。

 

2樓

雅姿,看完妳的詳盡又多端多方的探討比較再探討,著實讓人也進入驚奇的想像世界中,原創想像世界心靈底層的秘密被窺知揭示到是否也是一種扼殺我並不知道, 但閱讀你寫出討論過後文章的享受與趣味 一點都不輸於經歷了一場美食饗宴;世界這麼大,人心也不那麼渺小; 人類這麼多樣繁複,童心似乎多麼一致: “其實搖籃曲一直有撫慰人心的強大能量,就像媽媽只要拍著你的背說:「乖。」外界的危險彷彿就會遠離,我們的世界也不再嘈雜,很安心、平靜。相信同學們看見這幕都為之鼻酸”。你知道老師細讀過你的評論,跟看到原作結束時都油然興起一個問號?“你相信童話世界嗎?”經歷了半個地球這麼多地方這麼多人、事、物 ,這麼老了, 離童心這麼遠了 , 越來越禁不起再這麼問自己一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