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位置: weipailu 教學
誰是「雷恩大兵」?─搶救弱勢中的弱勢學生
by weipailu, 2013-08-19 13:07:43, 人氣(1135)

誰是雷恩大兵?─搶救弱勢中的弱勢學生

呂偉白

電影「搶救雷恩大兵」(Saving Private Ryan是美國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故事。一天,歇爾將軍接獲報告:一位母親的四個兒子中的三個在不同的戰場上戰死,而這三份死亡通知將在同一天送達這位母親的手中,這位母親的第四個兒子是位傘兵叫做雷恩,但是雷恩在跳傘登陸諾曼地時失蹤。馬歇爾將軍於是下令盡一切的可能救出雷恩大兵,並安全的送他回母親的身邊。其他的將領對這樣的決定提出質疑,首先,雷恩已經失蹤了,生死未卜,是否值得冒險去救?第二,救回雷恩,可能要犧牲更多的弟兄,讓更多的母親失去他們的兒子,而這樣,合理嗎?馬歇爾將軍沒有為他的決定提出太多的辯解,只是堅定的重申:「盡一切努力搶救雷恩大兵」。

在台灣有一群孩子是弱勢中的弱勢,他們生長在社經地位低下的家庭,他們在學習上有不知名的困難,他們學不會最基本的讀、寫、算,他們在老師的口中是懶惰、愚笨、不聽話、愛打架、吵架的小孩,他們有些被歸類為學習障礙的特殊學生身份,有些被歸類沒有障礙的一般低成就學生,他們需要依據他們困難所設計的個別化教育計畫,他們需要更精緻、時間更長的補救教學服務。他們是今天教育上的亟待救援的雷恩大兵。

有學者研究花東地區之學生識字成就,發現低成就學生的識字問題相當嚴重,小五至國一中最落後的一群學生,識字量僅有一般學生小二的程度;國三的落後學生,識字未達一般學生小三的程度。另外,識字能力越弱的學生,隨著年級增加,落後的情況越嚴重(陳淑麗與洪儷瑜,2011。雖然前項研究的地點是在花東地區,但是同樣的結果,恐怕普遍的存在於全台灣的各個弱勢地區。

近年來,無論政府或是民間都投注心力,提供低成就的弱勢孩子課後補救教學服務。雖然整體來看頗收成效,但是也有一些學生被課輔老師視為「救不起來」的學生。這些普通教育以及課後輔導救不起來的孩子,如果能夠接受針對學生的特質設計的適性補救教學,能力還是有可能提升的(陳淑麗,熊同鑫,2007)。他們所需要的是類似特殊教育所提供的個別化教育計畫的服務。這些孩子的學習特徵和特殊教育中學習障礙的孩子類似,但是這群孩子並不一定都符合特殊教育的資格。

依據特殊教育法,學習障礙的診斷需符合兩大要件:(1)「非」因社經不利、環境、教學不當等因素(稱為排他因素),(2)能力之間「必須」有差距(稱為差距因素)。由於這些弱勢孩子的生理和環境原因交錯影響,排他因素很難作為判別依據,因此能力之間是否有差距就成為了重要的診斷依據。有些孩子無法在能力之間觀察出差距,因此無法被判定是學習障礙學生、無法接受特殊教育的個別化服務。他們被普通班老師和課輔老師視為是動機不夠或是智能低落的學生,但是他們並不是救不起來的學生,他們只是需要和學習障礙學生一樣更精緻、更針對他們的需求個別設計的教學法。。

另外一群可以看出能力差距的學生有可能被鑑定為學習障礙學生,因此得以接受特殊教育的照顧。這些學生每星期有一部份的時間接受特殊教育老師的特教服務。在交通偏遠的地區,往往所能接受的只是每週一次的巡迴特教服務,這樣的頻率對特別落後的學生是非常不足的。更讓人不捨的是,這些需要更密集、更長期、更精緻教學的學習障礙學生,有時是被排除於課後補救教學之外的,原因是有關單位認為補救教學方案所服務的是後段的「一般學生」,而非「已經」享有特殊教育照顧的學習障礙學生,又或者主事者認為課輔的老師沒有特教知能,因此將學習障礙學生排除於課後補救教學的服務之外。這些學生在校時的特殊教育服務已經不足,多數學生的家庭在課後又無法提供任何輔導,更是難以從弱勢中的弱勢翻身,

無論是否具有學習障礙學生身份,這兩類弱勢兼低成就孩子在目前所受到的關注是不夠的,他們並不是「救不起來」的學生,他們也許需要的是不一樣的教學策略,也許需要的是更長、更密集的補救教學。他們是李家同校長口中的「特殊學生」,他們挑戰教師的教學技巧、也需要社會付出更多的關注,他們是弱勢中的弱勢。我們也許必須投注最多的教育資源,搶救這群最無助的「雷恩大兵」。(參見所有難教的孩子,都是「特殊」學生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