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位置: weipailu 教育
參加第六屆教育及教育心理研討會ICEEPSY心得
by weipailu, 2016-02-10 18:19:30, 人氣(576)
 
參加第六屆教育及教育心理研討會ICEEPSY心得

呂偉白

參加會議時間:20151013-17

一、  參加會議經過

筆者有多次參加國際會議的經驗,例如美國教育研究協會(American Educational Research Association, AERA)、閱讀科學研究協會(Society for Scientific Study of Reading, SSSR)、國際學習障礙研究協會(The International Academy for Research in Learning DisabilitiesIARLD的年會,除了AERA固定在美國召開之外,SSSR以及IARLD這些會議有時也在美國以外的國家─如歐洲─召開,但是這些會議主要還是為美國學者所主導。筆者一直想對於歐洲國家的研究趨勢有所瞭解,因此這次的發表特意選擇由歐洲學者所發起、主辦的國際教育及教育心理研討會(Annual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ducation & Educational Psychology, ICEEPSY。本屆的ICEEPSY是在土耳其的伊斯坦堡召開,協會主席是芬蘭學者,負責統籌會議的是土耳其學者Zafer Bekirogullari,而兩位Keynote speaker一位是芬蘭學者Pavlo Kanellakis,一位是英國的臨床心理學家Neil Smith。參加會議學者的文化背景更是多元。例如在其他會議中很難得見到的印尼學者、哈薩克學者、瑞典學者、埃及學者、伊朗學者、巴基斯坦學者等,筆者都在這次會議中與他們有了第一次的接觸。

會中也遇到了其他前來發表的我國學者,如高雄師範大學諮商心理與復健諮商研究所的夏允中教授,雲林科技大學創意生活系所的彭立勛教授以及東海大學英語中心的羅正佳教授。其中彭教授教授還率領了幾位碩博士班的同學於會議中發表。和其他比較知名的國際研討會相較,我國學者參加本次會議的人數算是少的,這可能是因為ICEEPSY才成立六年,國內學者對此研討會尚不熟悉。


二、  與會心得

筆者除了全程參與會議並發表之外,還參加了會議前一天的工作坊,下面為幾項工作坊及他國學者會議發表的觀察:

I.    芬蘭學者與我國互動密切:這次在會前的工作坊中,有兩位芬蘭學者主動前來筆者交談,因為她們都是在會議之後即將訪問我國,其中一位是研究資優教育的教授,將訪問高雄師範大學,另一位研究科技與教育,將訪問臺北科技大學。可見我國教育界不再如過去以美國經驗為馬首是瞻,也朝向師法廣為教育界推崇的芬蘭經驗。而基於對於亞洲教育的瞭解,一位芬蘭學者也提出她的觀察,她認為在芬蘭,對較年幼的孩子,學校的教室管理是採取students centered,而對於較年長的學生,例如中等教育以上階段的學生,則是採取teachers centered的教室管理方式;但是台灣與中國大陸則是剛好相反,對小小孩採取teachers centered, 而對大學生採取students centered。筆者與一旁的大陸學者都點頭贊成這樣的觀察。


II.  芬蘭教育大不同:由於兩場工作坊都是由芬蘭學者主講,因此有機會對芬蘭的師培制度做更細部的瞭解。芬蘭的教育和美國一樣,也是從K開始,幼教老師只需具備大學畢業資格,但小教以上則需要具備碩士資格。師培課程是免費的,而教師的薪水大約每月五千歐元(國內的老師大概要瞪眼了!)。芬蘭小學生每週上課時間大約20-25個小時。一個420個學生的學校分為20班,配備30位教師,有特殊教育教師也有外語教師。教室的布置是很個別化的,老師可以擺一張舒服的沙發,而在閱讀室中,學生可以鑽進睡袋中閱讀(國內的老師又要再次瞪眼了!)。


III.新世代的教師必須要具備互動式教學的知能:芬蘭學者Topio Toivanen講授的互動式教學工作坊很吸引筆者。Toivane一開始的理論部分完全就是教育心理教科書上東西,聽起來老套,但是當他開始帶活動時,讓在場的他國學者耳目一新。他利用各種活動來讓聽講者瞭解教師必須隨時catch學生的一舉一動,如果沒有練就這種能耐,不僅在學生沒有接招時教師無法注意到,而學生給招時,教師也會漏接。他解釋,在變動快速的教育場域,現代的學生很難在教室中集中注意力,因此教師要採取互動式教學,以喚起學生參與動機並隨時查核學生是否在狀況內。


IV.   教育趨勢轉向EQIQ並重:芬蘭教育專家非常重視學生社會性與情緒的學習,好幾場的講座都是有關這方面的主題,而這也契合芬蘭2016年的課綱改革方向。有一位持傳統關注學生智能想法的阿拉伯學者忍不住提問,學校這樣重視學生社會性與情緒的學習,難道IQ不重要嗎?芬蘭學者回答,不是IQ不重要,而是過去太注重IQ了,而由於時代的變遷,新世代的學生也更需要培養與他人相處的社會能力與有效管理情緒。在不同的場次中,還是有他國的學者問類似的問題,主講者舉出一個數據以服人心:IQ預測40%的學校學習是否成功,而到了工作職場,IQ與成功之間的關聯性只有10%。


V.    融合教育仍是艱鉅的挑戰:這次有幾場發表都是以融合教育為主題。有一位印度學者發表她的研究,研究結果建議加強普教教師的特殊教育專業訓練,但是一位英國學者認為即使在普教教師的培訓做得十分完整的國家,融合教育的實施仍然遭到很大的阻力,因為無論如何,普教教師都肩負著很困難的任務。另外,有一場發表也很吸引我的注意,一位很年輕的印尼特教學者發表一個印尼政府所支持的融合教育教學計劃,這位學者發表她第一年的結果,她依據區分性教學(differentiate instruction)的理論發展出實務上的策略,並培訓教師於班級中執行區分性教學。筆者認為這也是我們目前實施融合教育的當務之急。當差異性極大的學生在同一個班級時,教師必須具備技能以兼顧不同認知能力的學生。


VI.  科技與學生的學習能力:會議中也有好幾位學者探討現代科技對教育所造成的影響。有一場討論到在這樣知識爆炸的時代,大學生是否有能力從消息的來源等等要項中篩選正確的資訊,結果來蠻令人失望的,大多數的大學生篩選訊息的能力並不強。還有一場發表是研究大學生使用科技的能力如何,結果也不如大家預期,多數大學生雖然擁有多種科技產品,但是使用科技的能力還需要更為提昇。還有一個場次提到一個網路時代中的新症狀:behavioral addiction.雖然不涉及藥物,但是對青少年的影響也值得重視。

VII.  英國也開始what works的行動:英國學者所從事的工作是將實證研究的結果轉化成實務界可以瞭解的教學建議。這是由一個非營利的教育基金會 Education Endowment Foundation, EEF)所贊助的計畫,這和美國的what works clearinghouse的目標是相同的,都是企圖找出evidence-based的教學法,以供教師在選擇教學法時更有依據,也對所使用的教學更有信心。和美國不同的是,EEF是一個非官方的基金會,而美國的WWC是在教育部(IES)下面的一個組織。參與這項研究的英國研究人員Maria Katsipataki認為民間機構比較可以維持中立。筆者在多年前就殷殷企盼我國能夠有類似組織,這樣不僅可連結研究界與實務界之鴻溝,而第一線的教師在選擇教學法時也因此可以有足夠的信心做出決策。 然而要達成這樣的目標首先必須有足夠的實證教學研究結果以從事統合分析研究(meta-analysis research),國內之教學研究無論在質與量方面都需要大大的提升,否則難以追隨WWC的腳步。


三、  建議

在全球化的趨勢下,國際間的交流較之過去更為重要,而參加不同地域所舉辦之會議,可以學習到更多元的觀點。建議我國教育與特殊教育領域的學者可以更踴躍的參與美國之外的其他國家所舉辦的國際會議,除了可讓更多的國家瞭解我國教育的發展與研究,也可參考更多元、更宏觀的他山之石。
下面上圖為工作坊會後合影,蹲在輪椅旁編者為講師芬蘭學者Topio Toivanen,下圖左為作者於口頭論文發表後與大會主席Zafer Bekirogullari合影,下圖右為會議中的一個場次。
 
          
 
 
(感謝科技部補助本次參與國際會議並發表之經費)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