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位置: weipailu 個人
有關點名這一檔子事
by weipailu, 2016-05-21 17:12:37, 人氣(1686)
上課雜感有關點名這檔子事
呂偉白

我一直想寫一篇部落格把有關點名這檔子事好好談一談。結果還沒落筆,就讀到了李淑菁教授的這篇文章,裡面寫出了我的一些心聲,我建議讀者先讀一讀李教授的文章:

https://tw.news.yahoo.com/blogs/culture/%E8%80%81%E5%B8%AB-%E5%A6%B3%E7%82%BA%E4%BB%80%E9%BA%BC%E4%B8%8D%E9%BB%9E%E5%90%8D--043226308.html?fb_action_ids=1210382302314248&fb_action_types=og.recommends&fb_ref=facebook_cb

我被學生問到:「老師,你為什麼不點名?」的時候,場景是沒有李教授文中所描述得這麼輕鬆的。我那善良、溫婉的女學生哽咽著、紅著眼眶的問:「老師,你為什麼不點名?」她為我抱屈,覺得學生因此而輕忽我的課程以及我的地位。我應該是要為她所傳達的訊息感到難過的,可是我當時作的是反過來安慰她。我說同學們的想法以後也許會改變的,不要難過。然後我告訴她我不點名的原因,她聽完,哀傷的神情轉為震撼、不解。

我說:我在國內念大學四年,研究所兩年,在國外念碩士班兩年,博士班四年,這12年的高等教育中,沒有任何一個(zero)教授點名。所以我的大腦基模裡沒有在高等教育中點名這一檔子事。

我那溫柔的女學生瞪著含著淚珠的雙眼問:那…..有學生來上課嗎?

這樣的回覆讓我一時無法想通其中的邏輯,因為在我的基模裡,學生來上課不是為了教授要點名,而是為了知識本身上課。過去的學生應該大部分都是存在這樣的基模,即使不點名也只有極少數的outlier會蹺課,而這些學生也多半會因為他們的求學態度而嚐到惡果。我國內時念的母校是李教授教學的國立政治大學,30多年前我們在聽說其他學校有專人站在教室外點名時,慶幸自己身為堂堂國立大學學生不必受到這種羞辱(為什麼是羞辱,參見李教授的文章)。所以在我的基模裡,點名和羞辱是連結在一起的事件。而在我十年前念的美國州立維京尼亞大學,不要說是點名了,就是期中、期末考都是實施honor system, 沒有人監考的,學生入學時要宣誓,一旦違反誓約,除了退學沒有第二句話。

當然,學生不同了,我試著調適我的基模,但是每次點名,心中的抱歉都會油然而生(對不起,同學,把你們當小學生看待),不自覺的要對點名做出種種比較「合理」的解釋,例如:學校要求、想要認識同學、點到名字同學出席分數會比較高等等。但即使是如此,還是視點名為畏途,學生出席率合理我一般還是不點名的。有時會要求缺席的同學提出假單,稍微制衡一下。還有一種調整的方式是以提問的方式「順便」檢查學生是否有出席,但是也有同學抗議,有人「運氣太好」,常常缺席也沒有被點到過,而他只缺席一次就被點到。我當學生的時候覺得去聽課是賺到了,因此很難同理學生認為不去上課又沒有被點到名是賺到了。

教學五年,點名這檔子事,還是常常讓我夜半夢醒,想著是不是該利用點名來建立威嚴。如果有人要酸我會煩惱這檔子事,是因為我的教學不夠吸引學生,那麼,看官,你就太不瞭解我們的大學生了,你需要調整一下你的基模。

後記:希望不要有同學看到這篇文,心中暗喜而來修我的課,因為我已經被制約為會點名的老師了──雖然常常會忘記點名、雖然內心還是有拉鋸。另外,這篇文也不是討論大學教授需不需要點名,因每個班級的人、地、時、物都不同,只要教授心中有自己的一把尺,點不點名都宜。只是,對一個沒有經歷過點名這一檔子事的我,還是會緬懷過去不點名也不缺席的時代,還是會為了精心備課仍要屈服於點名的掙扎中而感到小小的悲哀。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