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位置: weipailu 教育
授課筆記:由上到下與由下到上的理論
by weipailu, 2016-05-31 03:00:34, 人氣(1568)

授課筆記:由上到下與由下到上的理論

呂偉白

在心理學的領域,由上到下(top down)與由下到上(bottom up)是一個爭論千年的議題。這樣的爭辯由古希臘時期的哲學家柏拉圖和亞理士多德,到文藝復興時代的迪卡兒和洛克,持續到近代的完形主義者和行為心理學派。即使在這個世紀,這兩種取向的理論還是影響著教育者所持的教學理念與所使用的教學策略,例如直接教學法與建構式教學法、全語法與字母拼讀法。下面從紀元前的哲學家的辯論開始介紹。

一、   柏拉圖vs.亞理士多德(Plato/Aristotle

伯拉圖和亞理士多德是師徒關係,但是兩人哲學理念不同。柏拉圖認為知覺不可信,實驗是無用的,我們只有運用邏輯來推理才能得到事實。他的思想後來在文藝復興時代發展為理性主義,認為現象的真實本質存在於思想之中,並不是在所觀察到的現實事件中,因為我們會被我們的感官所蒙蔽,而現象是會改變的。這樣的哲學理念被稱為由上到下的理論。

而亞理士多德卻認為知覺是知識的基本原料,對真實事物的直接觀察是理解的基礎。因此柏拉圖的理念比較偏向演繹法而亞理士多德偏向歸納法。亞理士多德和柏拉圖其實都認為思想是較之感官知覺重要的,但是,柏拉圖相信感官會蒙蔽思想,而亞理士多德認為人們需要利用感官來正確的推論事實。而這樣的理念被稱為是由下到上的理論。


下面這張圖是雅典學院的細節。柏拉圖手指向天,象徵他認為美德來自於智慧的「形式」世界。而亞里士多德則手指向地,象徵他認為知識是透過經驗觀察所獲得的概念。


二、理性主義vs.經驗主義(Rationalist/empiricist

到了文藝復興時代,理性主義者如迪卡兒(Descartes)承襲蘇格拉底和柏拉圖由上到下的主張,認為推理(reason)才是知識的主要來源。感官所提供的只是一些未經組織的原始材料,而這些原始材料必須透過心靈的詮釋,才可瞭解其意義與彼此之間的關係。他認為思想是天生的,我們應該使用內省與反思的方法是理解思想。這個知識先天論(Innate Knowledge thesis)的主張結合直覺演繹論(Intuition/Deduction thesis)主張人類有與生俱來的知識,而這樣與生俱來的知識形成理性的本質,經驗只是觸發我們對這個知識的覺知,但並不是知識的來源,因為知識本來就已經存在了。

相對的,經驗主義者如洛克(Locke)則承襲了亞理士多德由下到上的主張,認為人類生下來就像一塊白板(tabula rasa),沒有任何知識可言。 我們的知識和觀念都來自感官的經驗。經驗主義者認為先天論是錯誤的,因為所有的知識都是後天得到的,是根據感官的經驗。因此相對於理性主義的先天說(nature),經驗主義者偏好後天論(nurture ,主張觀察引導命題的陳述(propositional statements),而這些陳述導引出抽象的概念。
下圖表列出支持這兩種不同理論的學者:
 

四、    行為主義vs. 完形主義(Behaviorism/Gestalt

行為主義論者承襲了由下到上的理論,華生所主張心理學家應該把重點放在可以觀察到的現象,心理學家的工作是解釋行為,而不是解釋思想或是意識。在這樣的論點下,人類與動物生來像一塊白板,等著環境在上面寫上東西。在行為主義的理論架構中,基本單位的行為是「反應」(reflex),這是身體從外界的環境接收到刺激之後的自動化行為。彷彿人類與動物的內在並不扮演任何角色。新行為主義的代表人物史金納也認為所有人類行為都可以用環境因素來解釋,他利用操作性制約來解釋人的行為,也就是行為的增強和消退決定於獎賞和懲罰是否出現。
完形主義論者主張瞭解心理現象最好的方式是將心理看成有組織,有結構的整體。他們認為「部分的總和不等於全部」,人類不可能只藉著觀察行為中的細微元素而瞭解到行為的全貌。他們觀察到動物的「固定行為模式」(fixed-action pattern)是無須練習或是獎賞就發展出的複雜行為(例如棘魚一系列的特定的交配行為),另一個重要的觀察是關鍵期(critical period)的存在,人類與動物在學習某個重要的訊息時,如果這個有機體無法在關鍵期學習到這個訊息,那麼它就無法得到這項技能(例如人類的語言學習)。可見動物與人類的行為是存在著內在機制。完形主義者發展出種種的視知覺定律,也主張認知的歷程是由上到下運作,而產生知覺組織。下圖是著名的視覺錯覺圖形The Rubin goblet
 


. 直接教學法vs. 建構主義教學法 (Direct instruction/Constructivism)


直接教學法被視為是傳統的教學法,教師明確(explicit)的直接將知識傳授給學生,並把每節課的時間作適當的安排,以便能以最高的效率達成明確的教學目標。有效的直接教學法大致有以下的步驟:(1)教師陳述學習目標,將學生導向上課(2)教師複習先備知識和技能3)教師以有組織的方式呈現新材料(4)教師借學習探測瞭解學生對上課內容的反應(5)學生獨自練習或課堂練習(6)教師評量學生的表現(7)提供分散練習或家庭作業。這是以教師主導(teacher-directed)的方法。直接教學法是由下到上的方式,注重細節或是事實,然後建構出大的觀點。

建構主義教學法始自19世紀杜威等學者主張學生應該更參與他們自己的教育,教育應由學生主導而不是教師主導。這樣的主張主要受到皮亞傑與維高斯基的理論的影響。建構主義的基本概念是,如果學習者要將某種複雜的知識變成自己的知識,就必須自己去發現這些複雜的訊息而加以轉換。因此教師應該要先提出有挑戰性的問題,讓學生去思考解決問題的答案,最後才提供答案的細節。因此這樣的教學是由上而下(top-down,合作學習法、交互教學法、發現教學法等都屬於建構主義教學法。

下面這張圖表這這兩種教學法的不同取向作了很好的說明:

 

五、全語法vs. 字母拼讀(Whole language/Phonics)

全語法教學者認為閱讀是由上往下的模式,在他們的理論中,閱讀是一個預測的歷程,讀者需要從所閱讀的段落中使用一般的詞彙知識和上下文的訊息來克服閱讀歷程中所遭遇到的瓶頸,也就是讀者從文字得到的訊息讓他們可以猜到還沒有讀到的文字。他們也相信每一個孩子都能有足夠的動機來學習閱讀,並認為語言和聽、說以及寫的成分是一樣的,幼兒既然能自動學會聽和說,他們稍大後也能自動學會讀、寫語文技能。全語法的教學因此建議教師應該強調孩童在閱讀時應該使用一般字詞的知識以及段落中上下文的訊息,以作為孩子口語能力以及書面文字之間的橋樑。
 
支持字母拼讀教學法的學者卻認為閱讀不應該是一個一體的歷程,而是一個由下到上可以分解的歷程。他們解釋閱讀的過程是由下到上的模式:從書中文字的視覺訊息開始,經過一系列的步驟轉換成字意,他們也相信初學閱讀者一定要能瞭解語言能被切割分節,而這些被切割的單位可以以字形的方式呈現出來。字母拼讀法的學者認為好的讀者能夠快速的、不費吹灰之力的、而且自動化的認出每個字母以及拼讀規則,因此能轉換這些要素成單字以及字義。這些學者主張初學英文的學生一定要先用字母拼讀法教他們「字母-語音」(letter-sound)的知識,這樣他們日後才能成為好的閱讀者。
下面這張圖是說明這兩種閱讀教學法的不同取向: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