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美國學習障礙鑑定制度的變革:RTI vs. Discrepancy model
by weipailu, 2016-06-13 23:39:57, 人氣(1418)

美國學習障礙鑑定制度的變革:RTI vs. 差距公式鑑定模式

RTI vs. Discrepancy model

呂偉白

RTI的崛起起因於差距公式鑑定模式的沒落。後者因而被稱為「傳統」的學習障礙鑑定工具,後者既然是傳統,那麼就暗示RTI是當代的鑑定模式。使用RTI vs. Discrepancy model 的關鍵字去搜,可以搜到讀不完的相關網頁連結,下面是其中的四個隨意擷取的連結,說明這兩者之間的不同:

https://theeclecticreadingteacher.com/2011/07/04/the-discrepancy-model-vs-the-rti-model/

http://www.slideshare.net/bperryman/rti-vs-discrepancy

http://www.ldinfo.com/rti.htm

http://www.sl3lab.com/new-blog/2014/3/13/iq-achievement-vs-rti-pros-and-cons

下面,茲就差距公式鑑定模式為RTI所取代的緣由加以說明:

何謂差距公式鑑定模式?這出自學習障礙的理論架構,學習障礙與智能障礙最大的不同在於,學習障礙者的能力與學業表現之間是有差距的,也就是學習障礙者的成就和他的智能並不相當。但是要如何觀察這樣的不相當呢?標準化測驗是一個被認為能夠觀察出智力程度與學業程度的工具,因此當智力測驗的分數與某種學業技能(例如閱讀或算術)的測驗分數達到某個差距時,就被認定是有學習障礙,反之,沒有達到相當差距,則為一般的落後學生。雖然理論上還要觀察學生其他的面向,但是過去美國的學校最主要的還是使用差距公式在篩選學生。鑑定模式在美國使用多年,又有理論基礎,為何會沒落呢?下面是傳統的差距鑑定模式長久以來被詬病的數大罪狀:

1.    因為必須要達到「差距」,因此當學生的成就還沒有低到「滅頂」之前,無法被鑑定為學習障礙,也無法接受任何額外的支持,這就是所謂的”wait to fail”。教育制度眼睜睜的看著學生的成就越來越低、越來越低、越來越低低到夠低了,然後才伸出援手。

2.    在低年級時,課業難度不高,因此難以形成足夠的差距,大部分的學生都要到三年級以後才「達到」差距標準,而得以接受特教服務,這樣違反「早期療預」的原則,學生錯失最佳的補救黃金時期。

3.    學習障礙學生的智力於智力測驗中往往被低估,例如有閱讀障礙的學生在閱讀測驗題目時有困難,因此智力測驗無法正確反應學生的智能,而導致智力與成就之間的差距達不到標準,無法符合接受特殊教育的資格。

4.    一系列的實證研究指出,符合差距公式與不符合差距公式的低成就生其實在內在能力上沒有分別,也就是說單純的以差距公式無法分別出兩種不同類別的學生,因此是一個無效的公式。

這幾項原因之中,以第一項為最難令人忍受的罪惡,這也給了RTI崛起的契機。

RTIResponse to Intervention 的簡寫,我國普遍譯為介入反應模式,我個人比較喜歡意譯為多層次補救教學鑑定模式,事實上,在美國也有些州稱之為multi-tier system of supports, 因為這個模式的最大特色是多層次的教學介入,至於我的譯文為什麼要加上鑑定這兩個字呢?因為RTI的出現,最主要的是要解決「傳統」的差距鑑定模式所帶來的問題。RTI其實是借用自醫學的一個名詞,在醫學上,對於一般人,要施以衛教觀念,輕微感冒的病人,到藥房買藥即可,而肺炎發生時,就要由醫師來診治了。而在教育的RTI也是如此,RTI最為人所熟知的是三層的金字塔,在第一層是全班接受有效的教學,已經出現困難的學生提供第二層的教學,第二層的教學是外加的,以小班教學,如果學生持續困難,則接受第三層的特殊教育教學,這第三層的是外加於第一、二層之外的,是採一對一的教學。在這樣的制度之下,學校是以「預防」的方式處理學生的困難。通常第一層是普教老師負責,第二層是普教與特教老師攜手合作,第三層的一對一教學則是由特教老師負責。也有些州採用四層,到第四層才交給特教老師教學。
 

這樣的模式是以有效教學來「鑑定」學生,當學生對於有效教學沒有反應時,就要提供更精緻的服務來「治療」,再沒有反應,就到更上一層接受「治療」,因此在早期,也有人使用”treatment validity”「處遇效度」這個名詞來形容這樣的過程。

在這樣的制度下,普教與特教的銜接不再如過去一樣是二分法,而是無縫接軌,學生不需要標記就可以接受更精緻、更個別化的教學。所以這是一個全校性的制度改革,對州來說,也必須在政策、制度上做很大的調整,人員的培訓非常重要,普教與特教如何接軌也必須謹慎處理,學校的行政人員如校長等更是關鍵人物。此外,州政府必須發展篩選困難學生的工具,也有必要在經費上重新分配。

好了,這樣,難道不需要在作其他的認知測驗來確定學生究竟有沒有學習障礙嗎?這的確是有爭議的,有些州就只以RTI作為決定是否是學習障礙學生的依據,有些州還是需要藉由測驗工具來確認是否為學習障礙學生。那麼拋掉了差距,究竟要以什麼標準來認定呢?學者之間有不同的看法,有些學者認為第二層教學的監測結果,就可以直接作為是否符合第三層補救教學資格的決定;而另外一些學者則認為還是需要認知測驗來決定是否為學障學生。下圖是Fletcher, Lyons, Fuchs, 與Barnes(2017)所繪製的比較圖,由此圖中,可以看出Fletcher等學者傾向於仍舊使用認知測驗來作為是否符合第三層特教資格的依據。


以上介紹的是美國的制度,各國對於RTI的定義和執行程序不盡相同,Björn等人(2016)最近的一篇文獻比較芬蘭與美國的RTI比較,他們指出RTI在這兩個國家有以下的不同點,從這樣的比較,可以更瞭解RTI在美國學習障礙鑑定上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1. 在美國,RTI已經是全國大部分的州每天例行的政策,而RTI在芬蘭是一個才剛開始的學習支持架構。

2. 在美國RTI的目的是為了幫助學習障礙鑑定以及預防學習障礙的發生。而在芬蘭,RTI主要是一個行政支持的架構。

3. 美國RTI在每個層次的精緻程度、教學長度以及支持的內容方面都有清楚的定義。而芬蘭並沒有提供每一層次的明確規範。

4. 美國的RTI在最前面的兩層沒有提供特殊教育,而芬蘭的架構中在第一層次就提供特殊教育。

參考文獻

Björn, P.M., Aro, M.T., Koponen, T. K., Fuchs, L.S., & Fuchs, D. H.2016The many faces of special education within RTI framework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Finland. Learning Disability Quarterly, 39(1). 58–66.

Fletcher, J. M., Lyon, G. R., Fuchs, L. S., & Barnes, M. A. (2007). Learning disabilities:    From identification to intervention. New York: Guilford

 
附註:RTI有所謂的RTI研究與RTI制度,RTI研究是學者為了鑽研某項或是某幾項研究問題(例如有效教學法或是篩選工具的信效度)來從事多階段的補救教學研究,而RTI制度是實施於真實世界教育現場的制度,本文所討論的是RTI制度,當然RTI制度也是本於RTI研究的結果。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