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學習障礙鑑定面面觀: 為什麼這麼多不一樣的鑑定方式
by weipailu, 2017-11-01 09:31:29, 人氣(269)

學習障礙鑑定面面觀:

為什麼這麼多不一樣的鑑定方式─  

呂偉白

  學習障礙鑑定面面觀:

為什麼這麼多不一樣的鑑定方式─  

呂偉白

(本文係修改自作者1999年刊於「學習障礙資訊站」之舊文)

   曾經有一位家長帶著學障的孩子輾轉於醫院、特教中心、私人診療所,結果見識到了六種完全不一樣的鑑定學障的方法。這樣的遭遇大概是其他類型的身心障礙兒童的家長難以想像的。

    為什麼學習障礙會出現這麼多不一樣的鑑定方式呢?哪一種鑑定才是有效的?以及家長最關心的哪一種鑑定才能真正的幫助學障的孩子?

    要探討為什麼會出現這樣多的鑑定方式,還是要從西方學習障礙理論的發展追溯。由於在不同年代有各個領域發展出對學習障礙不同的觀點,而這些觀點又發展不同的鑑定方式。

醫學上的鑑定

    學習障礙最早的研究起源於醫學上的個案觀察。學習障礙和醫學有許多牽扯不斷的關係,例如:首先,學習障礙是因為生理異常的因素而得以列入特殊教育法中。生理研究對學障研究的貢獻不容忽視。其二,某些學障的孩子其生理發展的病史在學習障礙現象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其三,有許多和醫學相關的治療法曾被提出來,但這些療法的療效大都備受質疑。

    根據醫界的研究,學習障礙有可能是因為以下的因素而導致生理異常現象:基因遺傳、胎兒形成期的變異、生產過程中的變異、產後產生的變異。而這些因素都未受到證實,學習障礙成因的迷團仍待解開。

    從醫學的角度來鑑定學習障礙,除了例行的神經生理檢查外,一些先進的科技工具也用來檢測腦部功能,例如:EEGCATPETMRI等,更先進的醫學儀器仍在繼續研發中。

    但是截至目前為止,醫學上的鑑定仍存有以下迷思:第一,雖然在產前、產中、產後因為嬰兒或母親的因素而導致嬰兒的腦部受損,但是截至目前為止,並不確定哪一種特定的損害會導致學習障礙。第二,沒有任何一個成因被確認為確實會導致學習障礙。例如嬰兒酒精症候群導致的智障可以追溯到孕婦的酗酒,但是直到現在還沒有任何一種類型的學習障礙可以確定是哪一種成因導致的。第三,即使確定是哪一種成因造成學習障礙,也無助於老師在作補救教學時應該採用什麼策略。第四,神經生理的檢測主要適用在明顯腦傷的成人或兒童,對一些並無腦傷病史而只是大腦某些部分功能異常之大多數的學習障礙孩子並不適用。

特教方面的鑑定

為什麼要鑑定孩子?就特殊教育的觀點來看,鑑定有以下的功能:

一、為了將學習障礙與其他障礙做出區別,避免這些兒童被錯誤鑑定以及錯誤安置。

「學習障礙」鑑定可避免這些孩子被貼上錯誤的標籤。學習障礙和某些其他類別的障礙都會導致學生學習困難的現象,但是不同類別的孩子有不同的學習特質,可能需要不同的特教服務。正確鑑定可以幫助教育人員對不同類別的學生提供更適切的特教服務。

為了將學習障礙學生從一般低成就學生中區分出來

學校必須分辨哪些孩子需要特教幫助。因為在智力正常的情況下,導致低成就的因素有很多;可能是因為家庭環境的因素或心理的因素。對於後者,普通教育所提供之服務就足以幫助這些孩子。為了針對特教需求的學生提供個別化的服務。因此必須將學習障礙的學生從一般非特殊學生中區分出來。而鑑定的結果可以幫助學校提供適當的特教服務。

三、為了制訂個別化教育計畫(IEP)。 

另外,老師需要依據評估的結果來制訂個別化教育計畫(IEP)。這就是所謂的課程本位評估(  curriculum-base assessment)。課程本位評估強調持續性的評量(約每週或每兩週評估一次),以教學介入與時間變化檢視孩子的真正能力,而不是用僵化的單一定點分數來判定孩子的特殊。

不同重點的鑑定模式

一、神經心理歷程模式
        神經心理歷程將重點放在影響學習的能力缺陷上。因此很多測驗是有關聽知覺、視知覺或知動方面的。神經心理歷程的鑑定也想透過智力測驗來檢視缺陷或發展不平衡的現象,智力測驗、視知覺及視動測驗、聽覺及語言歷程評估、歷程測驗修正智力測驗等工具是此理論發展出的鑑定工具。

1.   智力測驗:有些學者主張使用智力測驗(第三版)的分量表──語文和作業(或稱非語文)之間的落差。如果這兩項分數相差太多,證明孩子的能力有證研究推翻了這樣的論點。在1981MckinneyFeagan的研究中,各挑選了58個學障和非學障的學生,結果只有8個學障的學生語文測驗和總成績的分數之間差距超過15分,而非學障者反而有方面,學障者和非學障者之間的差距大致相同,並不如預期中的有差異。因此有學者認為以魏氏智力測驗分量表的方式來鑑定或作為補救教學的依據,都是無效的。

2.   視知覺及視動測驗:視知覺及視動測驗包括畫圖和仿畫。早期的理論認為字母或字的反轉是因為視知覺或視動能力的異常。但這樣的測驗方式在80年代已被嚴厲的批評為無效且應立即停用。因此在80年代以後已漸漸不被採用。

3.   聽知覺以及語言歷程評估:聽知覺的評估和視知覺的評估一般,在可信度上受到質疑。但是語言治療師或是學校老師可利用這樣的測驗觀察學生的語言發展情形或語言的輸出。

    神經心理歷程和能力缺陷理論都是從早期醫學的觀點發展出來。漸漸被後來更精確的理論所取代。

二、差距標準
    差距標準大致是依據以下概念:個人內在歷程的差距和能力與成就之間的差距。前者是指IQ的語文分數和作業分數之間的差距。後者是指學生的潛力和成就之間的差距。

1.   標準分數差距:比較智力測驗的分數和成就測驗(通常是指閱讀成就測驗)的分數,當差距超過某一個標準時,就證明為學習障礙。但是差距要訂多少?成為一個爭論的焦點。因此這樣的測驗工具並無法區分出低成就和學習障礙的學生。

2.   回歸差距公式:回歸方式是在學區內建立能力和成就測驗的常模與二者的回歸預測關係。利用回歸公式與與智力值的建立,預測出成就分數的信賴區間後,再將實際成就與預測成就值相比較。

    差距標準在7080年代曾為學習障礙鑑定工作的主要依據,但1980年代後期,學者已開始質疑這些統計公式是否可真正鑑定出學障者。美國學習障礙委員會(CLD)和美國學習障礙協會(LDA)都正式的提出反對的聲明。

三、排他鑑定
    排他鑑定將智障、情緒及行為障礙、感官障礙、文化及經濟不力等因素都排除在外。但因為學習障礙可能和情緒問題和行為問題並存,甚至同時還有文化不利的問題,使得排他鑑定也有不一定完全精確。後被學者建議以共存的方式,即確定學習障礙者雖可能同時存在上述障礙,但其學習上的困難並非由上述因素直接造成的。就智力測驗來說,一般說來IQ70以下就算智障,但是有些孩子智商在7085之間,有些學者認為他們並不在正常智商的範圍內,但是這群孩子也部屬於智能障礙類別,究竟要把這類的孩子歸在哪一種教學?學者之間看法不一。需要注意的是:閱讀障礙的孩子因為閱讀能力的低落,影響到其在測驗中的表現,智力測驗的分數常常有被低估的可能。這也使得智力測驗的信效度受到懷疑。
   
就行為和情緒障礙來說,因為學習障礙的孩子在長期受挫的情況下,常會產生行為和情緒的問題,因此很難去判別何者為因?何者為果?而最困難的,要算是區分文化不利和學習障礙的學生了。雖然文化不利的學生中也會有學習障礙的學生,但是必須將哪一個是導致學習困難的主要原因區分出來。由於這兩者的學習困難型態十分類似,因此在鑑定上並不是這麼容易。

四、課程本位評估
    課程本位評估(簡稱CBM)主要是「根據學生現有的學科學習情境下,應是其持續的表現,來決定學生的教學需求。」,亞格賽(Algozzine,1991)提出課程本位評估的四個步驟:

1.   直接觀察與分析學生學習的環境,包括教材、教法、教學時間及學習時間等;

2.   分析學生做事的歷程,包括態度、注意、閱讀教材、遵循指示、反應的型態等;

3.   評估學生的學習成果,即學習的表現如考試、作業或練習的表現以及錯誤的型態等;

4.   診斷教學,即以有系統的操作教學方法來觀察影響學生學習效果的因素。

然而課程本位的評估較易受到主觀因素的影響,是否能夠作為特教資格的重大決定之依據,學者之間仍有不同看法。

我國各領域所採用的鑑定工具

從以上有關介紹看來,就不難理解為什麼會同時存在這麼多不同的鑑定方式了。而不同的領域所趨向的鑑定方式不同,同樣的鑑定方式中又可能採用不同的鑑定工具。以我國來說,目前醫院中不同的科別所採用的工具就有所不同,神經科偏重神經生理檢查和腦波等儀器檢查,精神科偏重智力測驗的分析,復健科偏重知動能力的檢測。就特教界來說,一般只有在特教安置的供給出現時,才會從事學習障礙的鑑定。在這種情況下,鑑定的學生的量很大,團體智力測驗和差距標準是最常使用的工具,如我們前面所分析的,這兩種測驗工具都不十分精確,也因此學障資源班中常充斥著非學障的低成就學生。

另外還有一個管道是目前家長最常求助的鑑定場所,那就是私人的學障診療工作室,這些工作室常常在各大媒體以及各幼教教學場所宣傳,遺憾的是這些私人工作室往往使用粗糙的行為量表來評量視知覺或視動、知動等能力,這些均是遭到強烈質疑的鑑定工具或是已遭淘汰的理論。

事實上截至目前為止,不論是醫學上或特教方面的鑑定工具,都未臻完善。研發更精確的鑑定工具仍是學界努力的目標。而家長也應對各個鑑定方式優缺點有所瞭解,以對鑑定的有效性稍做判斷。

鑑定對家長和學障者的意義

許多人很難瞭解為什麼這些家長要帶著看似完全正常的孩子,遊走於各個專家之間尋求鑑定?一般人對障礙的標記避之唯恐不及,這些家長為什麼這樣熱衷標記孩子?然而本文一開始所提到兩年內帶著孩子看了六個專家的家長絕不是特殊的個案,而幾乎是學障兒家長的通案。家長四處求助的心態值得學界做更慎重的審思在這樣現象的後面,隱藏著是什麼樣的訊息?以下兩點是筆者覺得目前的鑑定應該思考的方向:

1.   家長(或學障者)最內心深處最大的渴求可能是:「希望更進一步的瞭解孩子各方面令人難解的特質」,但是目前無論醫學界和特教界所提供的鑑定工具,似乎並無法滿足家長(或學障者)這樣的心理需求。醫學界對沒有療法的學習障礙鑑定並不十分感興趣,而特教界也較將鑑定功能侷限在教育安置方面(或者是基於學術研究的需求)。以「人」為觀點、以「瞭解」為目的全方位鑑定似乎仍是家長可遇不可求的幻夢。

2.   除了解開謎題、審視內在的心理需求外,家長也希望透過鑑定,尋求能幫助孩子的策略。但是要達到這樣的目的必須多方配合,例如更精緻的鑑定工具、更專業、更大量的鑑定人員。雖然在上面介紹的鑑定方式中,課程本位評估看來是可以使鑑定和教學連線的方式,但是必須在鑑定人員夠專業、且對受鑑定者有長期的觀察、瞭解之下,才能做出適切的評估。

參考資料:

1. William N. Bender, Learning Disabilities,1995.
2.
洪儷瑜,學習障礙者教育,民國84年。

 

發表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