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 | 註冊 | 登入
學習障礙Q&A
by weipailu, 2018-07-07 06:57:41, 人氣(1772)
學習障礙Q&A
呂偉白

十數年前曾經寫過給一般大眾看的學習障礙Q&A,最近為天下親子雜誌的訪問準備了更新版的Q&A,提供給所有關心學習障礙的讀者參考:

Q:台灣究竟有多少學障孩子呢?

A:王瓊珠由2001-2005年教育部統計處的資料觀察,台灣國中小學學習障礙學生(6-15歲)人數有逐年增加的現象,佔身心障礙各類別之首或是次於智能障礙佔第二位。學障學生人數約佔身心障礙學生的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之間,而出現率為該階段就學學生人數的0.72-1.14%,這樣的出現率遠低於國外學者所預估的3%─5%。(王瓊珠,2018p.26

Q:以哪類的學障最大宗?

A:英美的報告,讀寫障礙佔學習障礙總人數的80%。以我國各縣市所鑑定出的學習障礙學生觀察,閱讀和書寫的類別比數學障礙的類別為多,而有許多為綜合型,也就是三種技能都弱。

Q:學障和特殊兒的關係?

A:學習障礙是屬於特數教育法中所規範的身心障礙類別之一,因此學習障礙是屬於特殊教育中的特殊學生。他們的障礙是屬於大腦功能的異常,導致在和學業有關一些技能上有嚴重困難。學習障礙也稱為隱性障礙,因為他們大腦功能的異常不是儀器所能觀察出來的,外表也無法判斷,而需要使用評量工具來診斷。


Q:就我們的觀察,學障孩子越來越多, 究竟是家庭教養、學校教育還是什麼樣的環境因素,導致這樣的結果?

1.    高功能的自閉症(亞斯)、情緒障礙、ADHD以及學障都有越來越多的傾向,這幾種障礙都屬於隱性障礙。隱性障礙的出現率受到幾種影響:政府的政策、鑑定標準、家長和老師的覺知、社會的接納程度等等。學習障礙尤其受到文化中讀寫算能力在生存上所扮演的角色所影響,因此越進步的國家,學習障礙孩子的困難就越凸顯,也越影響他們日常生活、學校學習、以及職場生存。

2.    學障的孩子越來越多,我個人認為是因為國家特殊教育在政策上對隱性障礙學生投注更多關切、學習障礙概念的普及、家長和老師對於學習障礙概念的覺知增加、社會對於學習障礙類別的接納度提升、讀寫算能力在生存上所扮演的角色日益加重。

Q:學障和學習困難究竟如何區辨?有沒有些指標是不懂特教專業的家長和老師也能透過簡單觀察就能提早發現的?

1.    聽說是第一層次的語言,讀寫是第二層次的語言,因此如果孩子的聽或是說較其他的孩子慢,家長就要有所警覺了。長輩們常以「大隻雞慢啼」來解釋兒童的發展遲緩,有些孩子的確是比較晚熟型,但是有些卻是學習障礙的先期徵兆。埔基小兒神經科趙文崇醫師也觀察到這樣的現象,他發現一些學齡前因為語言發展遲緩來就診的孩子,後來語言雖有可能慢慢趕上來而消失了一陣子,但是在上小學之後往往因學業的問題再度回診。

2.    另外,如果孩子在注音符號的認讀上特別困難,這可能也是一個早期指標,雖然注音符號不是真正的文字,但是和文字一樣是人為符號,注音符號的困難有可能是日後學習國語文的徵兆。

3.    孩子如果學得慢,家長也不用太緊張,但是要注意早期警訊、持續觀察,且適時的及早提供支持。


Q:學障/學習困難的孩子,最需要的幫助是什麼?而目前的環境缺乏什麼?需要優先被建立的資源是什麼?

實務上(鑑定與教學):

1.    幼兒教育:在幼兒階段就需及早鑑定、及早發現、及早提供支持。幼兒師培應該加強學習障礙學生的早期發現與早期教育。

2.    普通教育:目前在融合教育的趨勢下,越來越多的特殊學生被安置在普通班。普通班老師對特殊學生不只要有覺知還要有教學上的知能(例如如何對不同特質的學生進行區分性教學differentiate instruction)。而學習障礙等輕度障礙學生一直以來都是以資源班的方式安置,也就是學生大部分的時間仍然是在普通班中上課,普通班老師必須要具備足夠教學知能以協助學習障礙學生在普通班中的學習。

3.    特殊教育:特殊教育提供的不應是大鍋菜式的服務,而應朝向更精緻化。不只是能讓學生在資源班中快樂學習,還要能夠有效學習。另外,在階段上,不只要向前對學習障礙徵兆的幼兒提供支持,更要向後延伸到高中、大專階段,甚至成人以後的職場就業以及終身教育。

4.    偏鄉RT(詳I美國學習障礙鑑定制度的變革:RTI vs. Discrepancy model:在理論上學習障礙的學生的困難不是導因於環境因素,但事實上先天與後天對學習的影響是很難劃分清楚的,而兩者之間也交互作用。因此目前美國對於學習困難學生的服務是採RTI方式,也就是以測驗方式篩選出低成就的學生,全面性的提供補救教學,從學生進步的情形來觀察學生是否需要更精緻的特殊教育。以我國的教育經費可能還無法進行這樣的教育服務,但是我建議偏鄉試行RTI,例如幾個學生成就特別低落的縣市─雲林、台東、花蓮等,試行特教與普教無縫接軌的RTI制度。

研究上:

1.    基礎研究:目前我國對於身心障礙學生之研究仍然遠遠落後先進國家,這對於學習障礙領域來說尤其影響巨大。因為中國語言字與拼音語文完全不同(詳獨特的中國書寫系統獨特的中國語言系統),因此中文學習障礙與拼音語系學習障礙學生讀寫的心理歷程究竟有何異同,仍然是研究界非常感興趣的主題。我國應該對這個主題投入更多的關注,紮實的基礎研究不僅幫助我們更瞭解中文學習障礙者的本質,也有助於實務上鑑定與教學的發展。

2.    應用研究:

甲、鑑定研究:我國學習障礙學生的鑑定各縣市標準不同,長久以來爭議不斷。測驗工具的不足、心評教師的培訓不夠、鑑輔會的運作有缺失等等一直以來都飽受批評,建議從事更多的應用研究來解決學習障礙鑑定的爭議。

乙、教學研究:我國早期的學習障礙教學多借用於拼音文字,應對中文讀寫障礙學生有效的教學策略從事更多的研究。

丙、長期追蹤研究:長期追蹤研究可以瞭解學習障礙學生終身性的發展,並據以提供他們在各個階段所需要的不同性質的服務。我國缺乏長期追蹤研究,因此難以評估特殊教育的成效以及學習障礙學生離開學校之後的發展如何。



發表討論